郑州因法桐赢得“绿城”美名 如何留住法桐绿色?
本文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2017-08-24 07:43:13 编辑: 王晓飞 作者:

郑州因法桐赢得“绿城”美名 如何留住法桐绿色?

2017-08-24 07:43:13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摘要

法桐为郑州赢得了“绿城”的美名,但也给市民带来一些烦恼。

法桐为郑州赢得了“绿城”的美名,但也给市民带来一些烦恼。

郑州因法桐赢得“绿城”美名 如何留住法桐绿色?

  法桐成活率高,断枝的附近再次长出了新的枝芽。

郑州因法桐赢得“绿城”美名 如何留住法桐绿色?

  每到春夏时节,法桐的“毛毛”总是困扰着郑州市民。

郑州因法桐赢得“绿城”美名 如何留住法桐绿色?

  郑州地铁2号线黄河路站A出口处,原本粗壮的法桐因修地铁被移走。

  核心提示|法桐为郑州赢得了“绿城”的美名,但也给市民带来一些烦恼。尤其是在城市建设步伐加快的当下,法桐的命运,开始出现变数。

  每到春夏之交,法桐的“毛毛”乱飞,很多市民不得不戴着口罩出门,有网友呼吁“改种其他树木”。法桐的“毛”病,何时能根治?郑州地铁施工,法桐经常需要搬家,地铁施工挪走的法桐,迁回了多少?城市管网频繁施工,硬化路面增多,地下水位下降,不少法桐出现了衰枯现象,怎么破解?

  如何化解这些曲折和变数,让郑州这座城市留住法桐的绿色、留住老郑州人心中的乡愁?

  烦恼

  法桐有“毛”病,何时能根治?

  “推广种植法桐时,啥都想到了,就是没考虑到法桐树球的毛毛会落到人的脸上、脖子上,让人发痒。”当年力主在郑州栽种法桐的郑州市原市长王均智,晚年曾这样感慨。

  春夏之交,果毛飘落成了法桐最受人诟病的缺点。市民杨女士说,有一次她走在路上,法桐的果毛飘到了鼻尖上,弄得人很不舒服。而在国内,被法桐的果毛困扰的,不只是郑州,南京、杭州等地,每年也遇到这类问题。有人甚至表示,现在人们对空气问题格外敏感,果毛污染,可能会让法桐在国内一些城市慢慢淡出。

  法桐树上的“毛毛”,是从哪里来的?郑州市绿化工程管理处的专家介绍,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法桐的新叶,法桐幼叶在生长时,叶子背面有一层毛茸茸的东西,随着幼叶的快速生长,毛絮会大量脱落。另一个是5月中旬,春夏之交,果实成熟时的果毛絮,呈针绒状。

  郑州市绿化工程管理处植保科科长郑代平表示,法桐的果毛,其实大都是法桐的种子,每年主要集中在春夏之交,持续时间约两个月。空中果毛数量的多少,与法桐数量有关,与地面环境有关,比如郊区或野外种植的法桐,果毛飘落后可能会沾到其他绿植上,对空气的污染不会太大。但城市街头的法桐果毛落到地上后,只要遇到风,就会对空气造成二次“污染”。

  而据记者了解,郑州早在20多年前就已开始对法桐“动手术”了,但因种种原因,果毛乱飞的问题一直未得到根治。1995年至2000年,郑州市对嵩山路、伊河路、黄河路东段、南阳路等多条主干道上的约5万株法桐进行了嫁接改造,飘絮现象得到一定缓解。不过,并不是所有法桐都对嫁接手术那么适应。

  2013年,河南农业大学林学院的硕士研究生陈小伟、王恒曾做过一次调查,题目是《郑州市行道树调查分析》。他们发现,黄河路嫁接的效果不太好,嫁接后,法桐的成活率很低,不仅嫁接上去的枝枯死了,还影响到了树干的生长,由于没有枝叶输送养分,一些树干枯死了,而南阳路的法桐嫁接很成功。

  据了解,目前国内用于减少法桐果毛的方法大致有三种:嫁接、剪枝、喷打药物。前两种需要砍去法桐原有的树冠、枝叶,比如嫁接法桐,砍去树冠后,至少要经过三五年的生长,才能绿树成荫。对此,很多市民经常误解,以为是在砍树、毁绿。

  法桐的果毛问题,能根治吗?郑代平介绍,法桐的果毛问题,确实很难解决,国内的南京、杭州等很多城市都想了各种办法,但都没有完全攻克这个难题,“这两年经过嫁接改造,郑州法桐的果毛数量比以前减少了很多,但还是不能做到让法桐完全不产生果毛”。

  “法桐易成活,树荫大,希望市民在享受它带来荫凉的同时,对法桐的果毛多一些宽容。”郑州市园林局一位负责人表示,在郑州市法桐月季基地内,经过三年多的建设,目前已引种试验并栽培了速生法桐、少球少毛法桐等几千株,这些法桐推广种植后,有望大大缓解果毛污染。

  关切

  城建施工挪走的法桐,迁回了多少?

  60年来,法桐不仅让郑州有了绿城的称号,也让很多市民心里长出了绿叶情怀。每一次,街头的法桐因为城市建设施工需要移栽、“砍头”时,总会有市民站出来表达关切。而在近几年城市建设中,对法桐行道树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数地铁建设了。

  2009年,郑州人民路上83棵法桐的命运,牵动了众多市民的心。因为地铁1号线施工,这83棵法桐要进行移植。有市民满怀深情地说,上世纪50年代初,有一大批老红军、抗战英雄参与栽种法桐,每次看着那些种树时的老照片,总是让人热泪盈眶。还有市民倡议,希望能找到当年的种树人,用他们的名字来命名这些树。

  面对奔涌而来的民意,园林、交警、轨道公司等部门联合会商,向市民公示了更科学的移植方案,减少了移植数量。不过,随后几年,因为地铁施工,需要迁移法桐的事情,多次发生:按照郑州市地铁2号线建设方案,花园路路东的数十棵法桐因处于基坑范围内,不得不移走;地铁3号线因为站点施工,需迁移法桐200余株;为配合地铁5号线的开工建设,中原路与桐柏路交叉口周边共120多棵法桐需要“搬家”……

  每一次,都有市民为法桐的命运奔走呼吁,给人大代表、新闻媒体打电话,向园林部门求情。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很多人担心:“法桐被移走后,还能存活下去吗?”对此,郑州园林部门多次对外解释,陈述苦衷,“地铁建设也是民生大事,移植法桐,都是经过反复论证的,能少挪一棵,肯定就会少挪一棵”。

  “现在移植法桐,比以前更规范了。大法桐怎么移,小法桐怎么移,怎么吊装,方法都不一样。”对于市民的担心,郑州市绿化工程管理处业务科科长杨永清介绍,移植一般选择在春秋季进行,以提高法桐的成活率。而因地铁建设移走的法桐,是否会重新移回来,要看道路情况,比如人民路原有的几十棵树龄较大的法桐移走后,等地铁建成了,新的地面上的土变浅了,没法再种原来的大法桐,只能改种小法桐。

  近两年,因为城市建设施工移走的法桐,迁回来的大概有多少?杨永清介绍,粗略统计大概有5000多棵,比如陇海路(西三环到中州大道)施工结束后,移回来1400多棵法桐树。地铁1号线建成后,建设路与桐柏路交叉口的几十棵法桐也被回迁到了原处。

  移植回来后,法桐的成活率有多少?杨永清称,法桐易成活,迁回到原地后,成活率能达到96%。

郑州因法桐赢得“绿城”美名 如何留住法桐绿色?

  城市里楼高了,路宽了,道路与法桐的比例也发生了变化,让人有种法桐树荫少了的错觉。

郑州因法桐赢得“绿城”美名 如何留住法桐绿色?

  郑州市桃源路上,行人在法桐的树荫下穿行。

  忧虑

  很多法桐生病,生命力衰颓,咋破解?

  李白曾写过这样的诗句: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而现实中,让梧桐变老的,不只有秋风,还有变迁的岁月和新生的植物疾病。

  2007年秋季,一则“郑州法桐患病了”的消息,被河南多家媒体报道。郑州市园林局称,郑州的法桐有一半染上了“白粉脖”,其中作为行道树的法桐患病率最高,“白粉脖”是由白粉菌丝引起的,能造成法桐提前落叶。除了感染“白粉脖”,法桐也存在天牛等病虫害。

  郑州市绿化工程管理处高级工程师郑代平曾撰文研究过郑州法桐的衰颓现状:上世纪90年代,金水路等路段胸径较大的法桐,出现了生长缓慢、长势变弱的现象。2003年,市区内有万余株法桐出现了衰枯症状,地下施工不同程度破坏根系,影响水分、养分的吸收,致使叶片整体发黄,树势弱。2008年,嵩山路、建设路、陇海西路、迎宾路等道路的法桐再次出现回芽现象。此外,南阳路、中原路、桐柏路等路段的法桐,被天牛蛀食很严重,造成很多树枝枯死……

  法桐行道树生病、生命力衰颓的原因是啥?郑代平介绍,主要原因是城市建设加快,硬化路面增多,法桐根部上面如果是硬化路面,透水、透气性会变差,法桐的生长就会受影响,此外,郑州这几年城市管网密布,个别地段野蛮施工,法桐行道树的立地条件越来越差。

  今年55岁的国家林业局泡桐研究开发中心研究员叶金山,在郑州生活了几十年,对郑州法桐生命力衰颓现象有很深的研究。他表示,法桐衰枯老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郑州市区地下水位逐年下降。为何不同的法桐树,衰枯老化表现不同呢?叶金山认为,这是因为树木情况不同,大树的树根深,吸收地下水相对容易,但是,小树只能吸取土壤浅层和小范围的地下水,“法桐枝叶衰枯只是表象,根本问题出在树根上,树枝的病,是由树根的病引起的”。

  为解决法桐缺水的问题,郑州园林部门已有举措。郑代平说,小型法桐根浅,只能靠雨水和绿化浇水,“浇水的频次,要看当年的雨水情况”。此外,绿化工程管理处还对生病的法桐实施了“复壮”技术,比如调整树穴大小,改善法桐根部的透气、透水性,改良立地土壤,在土中掺杂腐叶土、有机肥,给超期仍不发芽的树“打吊针”,输入营养液。

  郑代平介绍,这两年,郑州对数万株法桐树实施了“复壮”技术,效果不错,有些树木的长势明显好转,枯枝也少了。

  疑问

  为啥市民感觉市区法桐树荫少了?

  连日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市民感觉身边的法桐树荫变少了。在一些路段,有市民感叹,“走在街上,唯一的阴凉是建筑的影子”。法桐真的变少了吗?

  “从数量上讲,法桐不但没有少,反而比以前多了。”郑州市园林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郑州的法桐数量已达140多万棵,在城区的行道树中,法桐行道树的比例预计已占80%,这些数字与以前对比,都有所增加。一些市民感觉身边法桐的树荫变少了,可能是一种错觉,比如几十年前郑州城区的航拍老照片看起来绿油油一片,是因为那时郑州的高楼较少,很多树都比楼高,所以从空中看满眼绿色,现在郑州的高楼鳞次栉比,很多都比法桐树高,从空中看,法桐的绿色就显得少了。且这几年郑州城市框架拉大,路变得宽了,道路与法桐树的比例变化了,这样就显得树变小、变少了。

  另一方面,因为城市建设施工,很多大法桐需要移走,迁回了一些小法桐,但这些小法桐长成枝繁叶茂,需要几年时间,一些需要进行修剪或者嫁接以减少果毛飘飞的法桐,重新长出茂密的树叶,也需要好几年,这也是有些市民感觉法桐树荫变少的原因之一。

  该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对法桐树,郑州市民保护热情很高,园林部门对法桐的移植也很慎重,在《郑州市城市园林绿化条例》中,也专门有关于法桐保护的,其中规定,对于未列入古树名木的大树,包括胸径四十厘米以上或者树龄五十年以上的法桐,实行重点保护,非因自然枯死、达到更新期或者非重大建设工程项目所必须的,不得砍伐、移植。这些规定从法律的层面,有效保证了法桐的正常生长。

  记者手记

  “心中之绿”与“家门口之绿”,都需留住

  大河报上一次浓墨重彩报道郑州的法桐树,是在17年前。那一年,因为很多法桐嫁接需要砍去一些树冠枝叶,引起市民极大关注。

  17年后,我们再次大篇幅聚焦郑州法桐,一是因为郑州第一批法桐行道树长成树荫至今已过去60年,这一段历史不能忘却,值得回味。二是因为法桐在城市建设步伐加快的当下,遇到了新的变数。关注郑州法桐的命运,也是在关注千万郑州人心中的绿色情怀,追忆老郑州人的乡愁。

  连续数天的采访中,我们的心,一次次被真情打动:200多张关于郑州法桐的照片,耄耋老者珍藏了几十年;为了留住4棵法桐树,高校食堂更改了建设方案;华山路的老法桐,只要有人动,就有人举报……从市民、网友到专家学者,再到政府部门,对郑州法桐的感情,都是那么浓厚、持久。

  对于很多郑州人来说,法桐的绿色是一种融入血液的记忆,是心中之绿。很多人关注法桐,爱桐、护桐,其实是在传递一个信息:现代化城市不能只有高楼大厦,还要有绿树、鸟鸣。市民们希望这种绿色在城市街头、在家门口多一点,再多一点。

  让人欣慰的是,郑州市政府2017年十大民生实事中,有一件是今年全市建成区将新增游园20个,市区将新增绿地500万平方米。这些绿地,可能出现在你、我、他的家门口,让人每天上班路过,神清气爽,心情变好。

  有人说,“人们心中的那一片绿,与金子一样贵”。而对于每一位普通市民而言,家门口的那片绿,比金子更珍贵。 记者王悦生 文 吴国强 摄影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32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