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长的“辅导班焦虑症”
本文来源: 新华社 2017-12-08 11:55:40 编辑: 程文超 作者: 刘金辉 双瑞

中国家长的“辅导班焦虑症”

2017-12-08 11:55:40 来源: 新华社
摘要

2016年中国中小学辅导机构市场规模已超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

2016年中国中小学辅导机构市场规模已超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

  新华社郑州12月8日电(记者刘金辉 双瑞)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9点,语、数、外三个课外辅导班让赵迪的周六成为一周中最累的一天。而这位12岁的初一新生周日还要做大量学校布置的作业。

  即便如此,他的成绩在班里还是中等偏下,他的父母正焦虑地帮他寻找更好的辅导班。

  赵迪就读于河南郑州市一所民办中学。在他班里,几乎人人都报有课外辅导班。为应付今年8月的“小升初”,父亲赵利锋给孩子报了三个冲刺班。即使如此,他仍害怕孩子通不过民办名校的分数线,还跟老婆办理了假离婚,准备买套学区房。

  “还好孩子争气,考上了。”赵利锋说。有心脏病的他原本已经戒烟,但因为这件事,他又抽上了。

  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高考上大学,层层的竞争压力不仅压在学生身上,也压在家长身上,家长压力甚至比孩子更大。

  中国教育学会2016年底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中小学辅导机构市场规模已超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而2016年中国中小学在校学生数量为约1.82亿人。87.6%的中国家长对中小学课外辅导表示“非常认可”和“比较认可”。

  “有些学生到六年级下半学期时,一周只来上两三次课,其他时间都上辅导班了。学校不允许他请假,家长就直接对老师说:‘你能保证我家孩子上名校吗?’辅导班承诺能!”郑州市金沙小学党支部书记时蒙说,“优质教育资源的缺乏和不平衡是辅导班疯狂的原因之一。”

  同时,一些好的学校尤其是民办学校为了“掐尖”,出题明显高出教学大纲。时蒙说,前两年个别所谓名校,小升初试卷上的题目是初三的考试题。如果不上辅导班,六年级的学生怎么可能会做?家长也很无奈,不在优质学校划片区域的家长若想要孩子上好学校,就得通过辅导班“拔尖”。

  尽管教育部门严禁组织小升初招生考试,但民办学校还是有各种五花八门的测试,而消除优质教育资源的缺乏和不平衡更是一项艰巨而长久的工作。

  郑州市一家培训机构的老师杨芬说,学校教育顾及的是大多数学生,是按照教学大纲计划进行的,是大众教育。而辅导班能考虑到学生的个性化差异,能够有针对性地提高学习方法和技巧,能够满足不同层次的需求。

  现在赵利锋焦虑的是,报了辅导班,孩子成绩还是上不去,是否要换?哪个培训机构更好?良莠不齐的辅导班市场让不少家长为难。

  “孩子对辅导班已经产生依赖,自主学习能力差,甚至产生‘课堂上不会也不怕,反正有辅导班呢’这样的念头。这让我更焦虑。”赵利锋说。

  与赵利锋相比,李建更坚信辅导班的作用。他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成绩排在年级前列,他的秘诀是提前报辅导班:上小学前一年报幼小衔接班,三年级学英语前一年开始报英语班……

  这些辅导班每年的费用在近三万元。对于在一家事业单位当司机的李建来说,压力确实不小。现在依然租房度日的李建说,再苦不能苦孩子,这样孩子才能有一个更好的前程。

  《报告》称,中国家长对于孩子参加课外辅导的支出欲望较强。31.6%的家长表示“给孩子报辅导班不管花多少钱都愿意”;26.6%的家长“愿意拿出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一半用于孩子的课外辅导”;34.5%的家长认为孩子在课外辅导上的支出上限是家庭可支配收入的20%。

  河南财政金融学院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徐玉斌说,这是一场全民“抢跑”运动,在北上广深等超级城市里更是白热化。这些城市的人大多是经过高等教育而改变命运,所以他们更重视教育。而在优质教育稀缺和不平衡的现实中,竞争的残酷性让家长们压力山大。(完)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08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