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报道】郑州共享单车:是“小天使”还是“小蝗虫”
本文来源: 新华网 2017-12-21 10:06:34 编辑: 游黎 作者:

【年终报道】郑州共享单车:是“小天使”还是“小蝗虫”

2017-12-21 10:06:34 来源: 新华网
摘要

这个现象级产品,在2017年却深陷舆论漩涡,“小天使”变成了“小蝗虫”。

这个现象级产品,在2017年却深陷舆论漩涡,“小天使”变成了“小蝗虫”。

  新华网郑州12月21日电(程文超)2017年,共享单车火了。从一二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各种各样的“小天使”穿行在大街小巷,甚至在小县城里,都能看的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然而,这个现象级产品,在2017年却深陷舆论漩涡,在一些城市,“小天使”变成了“小蝗虫”。

  共享单车的“郑州舆情”

  12月18日,在郑州市花园路与纬一路交叉口,几辆共享单车“躺倒”在路边,一位环卫工人正试图将其“扶正”,正在此时,一位时髦小伙儿骑着一辆“小黄车”,“吱”地停在一食品店门口,吆喝道:“来一斤糖炒栗子!”由于食品店前面的人行道上已停了许多单车,所以,这里很快便形成了拥堵。几分钟后,小伙子潇洒而去,通行才又畅通起来。

  这只是一个缩影,同一时间,在郑州市的许多地方,类似的场景会不断上演。因为乱停乱放,它被一些舆论认定为城市拥堵的制造者。

东风路百脑汇公交站(2017年4月7日 王威 摄)

  然而,在今年1月份,当第一辆共享单车“骑进”郑州时,人们用海量的下载和注册欢迎它的到来。很快,在郑州市的大街小巷,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

  用户基本满意,媒体表示乐观,政府理性欢迎。在2017年春天,共享单车在郑州开局不错,其“舆情报告”平和温润。

  2月中下旬开始,有媒体开始报道共享单车进入郑州后遭遇的种种尴尬。进入5月份后,媒体报道已不再是和风细雨,特别是进入第三季度,大量的报道中开始频现“坟墓”“清理”“约谈”等字样。

东风路文博东路附近。(2017年7月4日 王威 摄)

  新华网“炫知▪传播力评估分析系统”相关数据显示,9月21日以来,共有229家媒体报道了郑州共享单车,新闻报道总数为2103篇,超过90%的稿件属于非正面舆情,其中,标题为《郑州万辆共享单车被堆在这里》的报道达到737篇。

  从“小天使”到“小蝗虫”,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共享单车便陷入舆情危机。

  舆情背后的逻辑变化

  舆情是民众对事件相关方的互动表现所产生的态度及反应。对于共享单车来说,其舆情逻辑更具互联网叙事风格。

  在尚未进入郑州的时候,郑州人对于共享单车的态度是什么呢?一家机构曾做过一个调查,称超过80%的受访者较难接受共享单车。然而,仅仅过去一个月,数字没有变,其含义却变了,超过80%的受访者表示愿意接受共享单车。“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当人们对新生事物不了解时,会下意识地拒绝,而当人们觉得‘已经了解’它的时候,接受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这是典型的互联网叙事风格。”12月16日,这家机构的首席规划师胡云杉如是说。

20170528地铁2号线黄河路站出入口。  (2017年5月28日 王威 摄)

   对于人们为什么接受共享单车,该机构的调查也颇有意思。74%的受访者表示,使用它仅仅是因为它拉风、好玩、有范儿,“这个结果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胡云杉说。

  12月17日,在郑州地铁一号线农业南路站附近,新华网随机调查了10位共享单车用户,其中有8人坦言自己第一次骑共享单车就是因为好玩、时尚,另外两人则表示是因为骑车可以健身。“我们的第一批用户,基本上都是都市白领。”一家共享单车的郑州运管人员说,“这也是我们能够迅速打开局面的重要原因,因为白领们更愿意接受新奇、好玩的东西。”

  当然,再新奇的玩具也会慢慢失去新鲜感,当好玩儿、时尚感消退后,共享单车的工具属性就凸显出来了。没有了情感寄托,昔日可爱的“小天使”就沦落成了“小蝗虫”。于是,不到一年,舆情发生了变化,叙事风格由温文尔雅变成了冰刀霜剑。

  三招走出“公地悲剧”

  “便民”是共享单车“最有道德感”的属性。因为“便民”,共享单车很快“占领”了大街小巷,即便围堵公交车站、地铁出站口,也没有受到“道德的批判”,它甚至可以在“闪占”城市街道之后再补办手续。

  2017年7月,郑州市管理部门曾决定暂停投放增量共享单车。当时,郑州市拥有共享单车的数字是39万辆,到了11月份,郑州市城管委推算出的数字是已经超过80万辆。21世纪经济研究院9月发布的研究报告称,郑州在7月份已成为共享单车饱和度排名第一的城市,饱和度系数达233.54%。

郑东新区共享单车坟场 (2017年4月7日 王威 摄)

  以“便民”为目的,却带来了“不便民”的结果。这让很多人始料未及,对于城市管理者与各运营商而言,可能永远不知道需要多少辆单车才能实现“帕累托最优”;对于某一运营商而言,可能永远不清楚竞争对手在下一秒“会干什么”;对于用户来说,最关心的是“蓦然抬头,那辆车是否刚好就在需要处”。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代法涛博士认为,这是典型的“公地悲剧”,无论是共享单车运营商还是用户,都自觉不自觉地将城市的街区、道路当做了“公地”,结果就“悲剧”了。他说,解决这个难题,可以采取三种方式,其一是向共享单车企业收取公共资源占用费,提高门槛;其二是招募志愿者,动态管理共享单车;其三是通过大数据+GPS系统,建立生态化的智慧交通平台,实现城市交通的“帕累托最优” 。

  代法涛还对共享单车用户及企业的相关行为提出了建议,对于乱停乱放、故意损坏等问题,可以与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对接,提高失信成本;对于共享单车企业,既要提高门槛(尤其是资金门槛),又要加大监管力度,让投机者无“机”可投,让违规者再无机会。

  “2018年,将是共享单车开始规范的一年,政府规制和企业规范都会提升一大步,违规者和失信者都将付出代价。”代法涛最后说。(完)

标签: 共享单车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44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