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米煤矿下的除夕跨年夜
本文来源: 新华社 2018-02-17 07:44:26 编辑: 王晓飞 作者:

500米煤矿下的除夕跨年夜

2018-02-17 07:44:26 来源: 新华社
摘要

农历鸡年最后一天,中午一点多,和老婆、孩子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后,楚志刚出发了。

农历鸡年最后一天,中午一点多,和老婆、孩子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后,楚志刚出发了。

  新华社郑州2月16日电(记者李亚楠)农历鸡年最后一天,中午一点多,和老婆、孩子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后,楚志刚出发了。

  “年夜饭提前到中午吃了。”45岁的楚志刚是河南省郑煤集团杨河煤业煤巷一队的掘进工。他在这里工作了27年,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在矿井里度过的除夕夜了。为了保障电煤供应,今年春节整个煤矿都不放假。

  下午两点二十分,他准时赶上下井前的班前会。班前会结束后,队员们对着贴在墙上的全家福进行安全宣誓,再到澡堂换衣服,穿戴好胶鞋、矿灯、自救器。来到井口,每名队员领了一个苹果,寓意平平安安。

  楚志刚把苹果装到衣服口袋里,跨进了下井的罐笼。穿越一分多钟的黑暗,罐笼到达200多米深的井底,再步行、乘坐“猴车”(架空乘人装置),大约半个小时后,楚志刚到达地底下500多米的掘进工作面。

  此时,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和上一个工作队交接完成后,楚志刚立马投入工作。他主要负责巷道架棚。“虽然现在掘进架棚,都有机器辅助,但是巷道掘进是采煤的基础,很多细节上还得人工清理才行。”楚志刚说。

  其他队员,有的负责打眼、有的负责开耙斗机、有的负责放炮、有的负责扒装矸石。尽管井下的工作条件日益改善,但环境还是比较艰苦,工作面昏暗狭窄,空气闷热潮湿,尘土四处飞扬,没多久,队员们都已满面尘灰。

  晚上七点半左右,矿上送来了班中餐,有肉夹馍、鸡蛋、咸菜、火腿肠等,楚志刚就着苹果用完餐,喝了几口水,又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此刻,他的爱人、孩子正在家中等待即将开场的春节联欢晚会。

  晚上十一点,楚志刚和队友们回到了地面,洗澡、换衣服,回到家已经接近零点。此时,电视里的春节联欢晚会已经接近尾声。“年年都是赶上晚会的新年倒计时和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楚志刚笑着说。

  此时,采煤队的朱新奇已经和队友们赶到井下的采煤工作面。48岁的朱新奇也在矿上工作了27年,他今年上的是零点班。当新年的钟声响起时,他正在地下500多米处,伴着割煤机轰隆隆的机器声,热火朝天地采煤。

  下井之前,他和远在安徽蒙城的爱人、儿子通了电话。“你们好好看春晚,我上来之后给你们报平安。”朱新奇对着电话说。

  由于春节煤矿放假的时候很少,朱新奇已经八年没有回老家团圆了。这八年里,经过朱新奇和其他采煤队员的手,一块块“乌金”从地下深处运到储煤场,再从储煤场装车运往各地的电厂、热厂,最终变为保障万家灯火的能源。

  “习惯了,干的就是这个活,说不上什么奉献不奉献的。”对春节不放假,朱新奇没有什么抱怨。凌晨4点,吃了班中餐,朱新奇抹了一把脸上的煤黑,又忙碌起来。此时,除夕夜的欢声笑语渐渐平息,农历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不久就要来临。

  大年初一早上七点半,朱新奇跨出升井的罐笼,换洗停当后,他拿起手机,拨通熟悉的号码,再次给千里之外的家人报平安。读高中的儿子还没起床,朱新奇笑着说,好不容易有个假期,让他多睡会吧。

  打完新年第一通电话,朱新奇来到矿上的大食堂,点了一份饺子。饱餐一顿后,他回到自己的宿舍,入睡,起来后,将是再一次下井。

  这是一个普通煤矿上再普通不过的18小时,每年春节,全国都有千千万万像他们一样的煤矿工人,在万家团圆的时刻坚守在自己岗位上,为了自己家庭更美好的生活,也为了万千家庭更美好地团聚。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24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