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栾川:钼都“破茧”脱困 变身旅游大县——伏牛山看新变
本文来源: 新华网 2020-09-25 09:09:50 编辑: 王海霞 游黎 作者: 王丁

河南栾川:钼都“破茧”脱困 变身旅游大县——伏牛山看新变

2020-09-25 09:09:50 来源: 新华网
摘要

初秋暑气渐消,伏牛山深处的三川镇大红川内,百亩无名菊争奇斗艳,把一条苍翠山川打扮得分外妖娆。

初秋暑气渐消,伏牛山深处的三川镇大红川内,百亩无名菊争奇斗艳,把一条苍翠山川打扮得分外妖娆。

  新华社郑州9月24日电题:河南栾川:钼都“破茧”脱困 变身旅游大县——伏牛山看新变

  新华社记者王丁、李鹏

  初秋暑气渐消,伏牛山深处的三川镇大红川内,百亩无名菊争奇斗艳,把一条苍翠山川打扮得分外妖娆。不远处,或散落、或聚集的乡村民宿与自然交融成景,吸引游客流连忘返。

  大红川所在的洛阳栾川县,伏牛群山贯境,除了贫困,造化神奇的大自然还给了它另一张名片——“中国钼都”。这里已探明钼储量居亚洲第一,因钼而兴,也因钼而困。上世纪九十年代,栾川全县小矿山、小选厂遍地开花,富了老板,毁了生态,苦了百姓。

  进入新世纪,栾川县“破茧”求变,整合矿山,举全县之力深耕旅游,矿业从业者减少至1.3万人,却“蝶变”出13万旅游产业工人,“一增一减”中走出一条绿色脱困路。

  如今已是栾川旅游业翘楚的老君山景区,10多年前还是一个负债一千多万元的“烂摊子”,年门票收入仅30万元。2008年,备受小矿山生态破坏之困的栾川县为留住青山绿水,启动矿山治理,整合180余家小型矿山,提出“工业反哺旅游”,老君山因此绝处重生。在矿老板投资带动下,短短十年,景区营收便突破亿元。现在,栾川旅游投资超亿元的13位企业家中,有11位曾是矿老板,带动全县打造出9个4A级以上景区。

  产业转型守护绿水青山,植树造绿修复绿水青山。自绿色转型以来,栾川县划定生态旅游资源保护区,关闭区内60余家采选矿企业,完成77万平方米矿山生态治理、355万平方米尾矿库植被恢复。近年来,栾川县累计投入财政资金近12亿元,年绿化国土2万亩以上。“目前,全县森林覆盖率达82.7%,森林蓄积量1890万立方米。”洛阳市生态环境局栾川分局副局长郭省零说。

  光有绿水青山不行,还要金山银山。脱贫攻坚前,35万人的栾川县贫困人口多达3.9万。“为让绿色产业惠及广大农民,旅游发展必须由点及面,从景区转向全域、全民。”栾川县委书记董炳麓说。

  为此,栾川县把贫困村按照景区型、景区依托型、生态农业型、无景点度假型、配套服务型等类型分类,提出“四变”,即“变贫困山村为美丽乡村、变贫困农民为旅游工人、变特色农产品为旅游商品、变贫困县为全国知名旅游目的地”,因地制宜编制规划和发展路径。

  三川镇的大红川曾是一条贫困川,发展旅游让这里变了样。2018年,大红村的董留纪夫妇在政府补贴下把5间民房改造成了二层宾馆,变身“旅游产业工人”。“去年6月一开业就游客爆满。”一年挣了好几万元的董留纪,趁去年冬闲,又把客栈扩建到三层。村支部书记王献说,近3年,全村农家宾馆已发展到28家。

  沿大红川走访,一个初具规模、业态各异、链条互补的乡村旅游产业集群正在崛起:火神庙村依靠抱犊寨景区发展起来了30多家农家宾馆;祖师庙村则把贫困空心村打造成了豫西土坯民居特色的原生态民宿村;柳子村则瞄准旅游商品建起了特色农产品加工基地,依托全县近12万亩有机核桃,开发出7个系列的核桃产品……

  “原来卖干果,现在深加工;以前按袋卖,现在论克卖。”栾川县扶贫办主任张六锦说,为延长旅游产业链条,仅2016年以来,全县扩建的农产品扶贫基地就达27个,“目前,旅游产业已带动全县6大类81款农副产品转化为‘栾川印象’系列旅游商品”。

  目前栾川县已发展旅游乡村53个,其中贫困村26个;13万名群众变身“旅游产业工人”,吸纳县外就业3万人,近1.3万名群众从发展旅游中脱贫。(完)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38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