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个唢呐世家的五代人传承往事
本文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2017-10-28 09:47:44 编辑: 程文超 作者: 游晓鹏

河南:一个唢呐世家的五代人传承往事

2017-10-28 09:47:44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摘要

p16_b

郝玉岐和大乐队合作演奏 张海龙摄影

  10月上旬,一场颇受民乐爱好者关注的唢呐专场音乐会在河南艺术中心音乐厅举行,主角是河南民族乐团首席唢呐郝晓东。现场,在主持人的指引下,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从观众席中缓缓站起,接受全场观众长时间的掌声,他就是郝晓东的父亲和老师,叱咤民乐界的唢呐王、曾担任河南省音协副主席的郝玉岐。观众们致敬的不只是音乐和技艺,还有耳闻目睹之下民族乐器的代际传承。日前,大河报记者走近这对父子,听他们讲述了一家五代人的唢呐传承往事。

  从五六岁就开始摆弄唢呐

  唢呐是我国历史悠久的民族乐器,郝玉岐是从五六岁就开始摆弄唢呐的,儿子郝晓东也差不多是这个年龄,因为这是一个地道的唢呐世家。

  郝家原本在安阳,吹唢呐可以上溯到郝玉岐的曾祖父郝金榜,他在县衙当差,同时又是一名鼓乐手,到了祖父郝忠,已经是安阳有名的唢呐艺人了。“祖父特别注重对父亲的培养,从山东菏泽请人来教他唢呐,还让他上私塾,学过京剧,所以父亲比一般的艺人在文化素养和音乐理论上要好。”郝玉岐说,父亲郝学孔学成后,郝家鼓乐班在安阳远近闻名,到处都有人请他。

  郝学孔的唢呐风格是细腻灵巧,音色优美,尤其擅长咔戏。咔戏也就是用呐子吹戏,呐子外形和声音很像唢呐,但短一些,通过气息控制、唇指配合和舌尖的运用,可以逼真地模拟各种唱腔,特别是京剧、豫剧的名演员。当时的鼓乐班非常受欢迎,1941年出生的郝玉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耳濡目染,他5岁时就能哼唱一些民间小曲,6岁就跟着鼓乐班敲梆子打节奏,12岁时已经可以领鼓乐班出来闯荡了。

  1957年是郝玉岐难忘的一年,他第一次跟父亲来到郑州,参加河南省第三届民间音乐舞蹈汇演,父子俩演绎的一曲《全家福》让郝玉岐第一次得了奖。随即,他被单独派往北京参加全国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汇演。当年,16岁的郝玉岐加入河南省民间歌舞团,也就是如今河南歌舞演艺集团的前身,成为一位独奏演员,直至2000年退休。如今,郝玉岐每天仍然会用三个小时的时间吹一吹唢呐,写一写文章,有时也会登台表演,风采不减当年。

  改编唢呐名曲《百鸟朝凤》

  吹唢呐的人很多,为何郝玉岐可以成为闻名全国的唢呐王?除了家学练就的深厚底子,郝玉岐即使后来已经拿奖无数,功成名就,也始终没有停止对专业的追求,他认为,文化素养和理论修养如果不够,就成不了艺术家。所以,他积极参加各种乐理学习班和讲座,读书、写日记并坚持至今。他也利用各种机会遍访各地名师,提高自己的演奏水平。

  在郝晓东看来,父亲在那一代艺人当中尤为难得的是既有学,又有悟,拿来为我所用,他在学到诸多曲牌和技巧的同时,也会结合原本的风格特点进行加工提高,所以,郝玉岐的演奏最终能够博采众长而与众不同,他的《全家福》《唢呐郝婚礼曲》《唢呐郝吹新潮》《咔戏》广为流传。“唢呐来自民间,以往特别适合室外演奏,当唢呐随着乐队进入剧场,就显得有些粗、俗、响、野,跟不上变化了的文化需求。”郝玉岐说,继承发扬和加工提高唢呐迫在眉睫,他在吹奏理论、民间乐谱的改编等方面进行探索,独立或与人合作创作整理改编了百余首作品并出版多部专著。这里面,最为知名的是《百鸟朝凤》的改编。

  最初,《百鸟朝凤》是一首流行多地的民间曲子,名字和谱子也并非固定的,还曾叫《百鸟鸣》、《百鸟引》等,时间可长可短,模仿的也并不限于鸟鸣。1953年华东文艺汇演,演奏家任同祥吹奏《百鸟朝凤》就吹了40分钟,这是今天人们所熟知版本长度的五六倍,鸡叫狗咬、小孩子哭、猫叫、推车声、牛羊撒欢之声等都有,带有很大的即兴性和炫技成分。不久,在专业音乐工作者的帮助下,《百鸟朝凤》进行了第一次加工整理,缩短了时间,更为凝练。

  不过,在郝玉岐看来,《百鸟朝凤》还有提升空间。1978年7月初,郝玉岐在随中国艺术团访美之前,与王久芳先生合作,在吸收和参阅了各种《百鸟朝凤》版本基础上又进行了修改加工,六易其稿。除了将全曲固定为八个段落,把鸟叫紧缩为两大段,增加了双吐技巧和循环换气之外,郝玉岐还从豫剧《朝阳沟》中的“银环上山”唱段获得灵感。最终,这个版本成为流传最广的《百鸟朝凤》。

  郝晓东是70后,到他这里,郝家的唢呐已经传了五代。他会的乐器还有二胡、贝斯、葫芦丝、巴乌和笙等,除了家学,他比父亲更多了专业音乐学校的经历,所以对唢呐也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认为,今天的唢呐同样面临着一个传承与创新的关口,传播手段和受众群体以及社会欣赏口味与以往相比又有了不同,除了喜庆色彩,充满人文精神、时尚元素的作品也是唢呐这一古老民族乐器所急需的。在这些年的演出中,除了与其他民族乐器的配合,郝晓东也有多首曲子尝试跟大提琴、钢琴合作。

  “民乐一样可以直抵人的内心深处,这是我们的音乐自信。”郝晓东说,艺术贵在创新,唢呐也一定会有属于这一代人的创新。

   记者游晓鹏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69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