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化天然气价格快速上涨 河南多地用气紧张
本文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2017-12-07 10:38:26 编辑: 程文超 作者: 程昭华

液化天然气价格快速上涨 河南多地用气紧张

2017-12-07 10:38:26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摘要

每逢冬季就会上演的“缺气”情况,在今年表现得尤为强烈。

每逢冬季就会上演的“缺气”情况,在今年表现得尤为强烈。

  12月1日凌晨,郑州市丰庆路加气站外等待加气的出租车排队数百米。据出租车师傅讲,加一次气大约需要排3个小时的队。

  核心提示|每逢冬季就会上演的“缺气”情况,在今年表现得尤为强烈。近日,河南、山西、山东等地的燃气终端用户,纷纷遭遇“限气”。同时,LNG(液化天然气)的气价也一改往年的平稳状况,一个月内蹿升至10年来的高点,让LNG用户直呼“买不起、买不到”。

  从表面看,本次LNG“气荒”的出现,是由于LNG储备建设严重不足,以及对“煤改气”后整体需求的错误估计,但行业人士多认为,如不解决LNG“只有市场价格没有市场机制”的“一条腿”运行方式,即便今年依靠“限气”渡过难关,未来在推进“煤改气”的过程中,依旧有可能遇到相同的尴尬。

  河南多地遭遇LNG荒

  “现在整个市场很疯狂,从11月中旬开始,每天厂家基本都在涨价,一个月翻一番,一些终端用户接受不了,已经停产了,我们这边也快了。”12月4日,平顶山一家化工企业市场部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该企业去年因为排放问题进行了“煤改气”改造,而今年却因天然气供应问题,又要陷入停产状态。

  与该企业同处一地的另外一家化工企业,同样遇到了“缺气”问题。该企业宣传负责人坦言,厂内的LNG运输车现已基本停运,“成本涨得太快,还没有气源,除了停运没有别的办法”。

  “缺气”,是今年冬季不少河南用气企业的共同感受。在记者采访的天然气工业用户中,超过七成反映今年天然气“一气难求”。由于气源不足,河南乃至周边陕西等地LNG工厂的平均开工率,也都出现了明显下降。中宇资讯分析师孙先生表示,与往年相比,LNG工厂气源极为紧张,部分工厂开工率甚至不足三成。“目前全国近120家液厂中,因为缺气已有近三成处于停机状态,同时部分地区的加气站、工业用户也开始限停供气,‘气荒’问题在快速蔓延。”孙先生说。

  而记者从相关行业人士处了解到,由于今年冬季天然气供应过于紧张,自11月中旬起,我省天然气供应减少了400万立方米/天。为此,我省也确定了“保民用,限工业”的基调,以此应对此次的“限气”挑战。

  但实际上,由于上游供应的偏紧,即便是城市天然气加气站,其供应也出现了紧张情况。12月4日,记者在郑州多个加气站看到,用气车辆出现明显的排队情况。多名司机表示,高价已让液化天然气汽车的替代优势荡然无存,同时加气难题也与日俱增。“连跑两个加气站都没气了,这边又排了快两个小时队,现在已有司机开始改为烧油了。”在丰庆路加气站,一名出租车司机如此表示。

  在供不应求大背景下,液化天然气的价格,也快速上涨。12月1日,LNG挂牌价创出了历史新高,达到9400元/吨,达到10年来的最高点,而全国各地LNG均价,也基本突破7000元/吨。多位工业企业人士称,各液厂LNG涨价频率之高令人咋舌,有时甚至出现一天两次涨价的情况。

  就河南市场来看,监控数据显示,在11月14日,河南液化天然气价格,还在3900~4200元/吨徘徊,而到了12月1日,液化天然气均价已突破7600元/吨,较全面供暖之前,上涨了近七成。这样的价格,让工业用户直呼“用不起”。LNG贸易商王女士坦言,目前LNG的传统市场正因高价出现快速萎缩,下游工业用户相当一部分已开始改用液化石油气,实在没办法的,只能停产。

  在这样的愁苦中,“限气”还在持续。近日,安阳市政府发布紧急通知,决定从12月4日零时起,对全市涉气工业企业采取特别严格管控措施,对多个涉气行业进行限产乃至停产。“在保民生的要求下,下游用户还将继续损失,‘气荒’的势头,可能要延续到春节之后。”王女士表示。

  “煤改气”拉大供应缺口

  今年的“气荒”,不仅来得猛烈,而且要比往年早很多。

  “就在今年9月底,LNG上涨模式就已经缓慢开启。当时,河南一吨LNG上调了300元。”孙先生告诉记者,这次调价,让很多贸易商意识到今年形势的紧张。当时中石油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首次开展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试点,40单总计400万立方米的气量,只用了10分钟交易就结束了。不过,后来由于下游需求热情降低,天然气价格又趋向平稳。

  既然有预期,为何还出现了今冬LNG的疯狂?近日,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公开指出,其主要原因,“一是估计不足,二是天然气储备建设严重滞后”。但记者采访的多数贸易商和行业人士,则将原因归结到大批量的“煤改气”上。

  “从煤改气的推进来看,华北和华东是今年天然气用量增幅最大的区域。”孙先生向记者表示,由于北方地区淘汰小蒸吨燃煤锅炉、将部分地区的散煤取暖全部改为天然气以及将燃煤发电改为燃气发电等“煤改气”措施,让“煤改气”带来了近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新增消费量。

  这种增长,放在平时并不会十分明显,但进入冬季后,北方居民用气和燃气发电出现了时间相对集中的大幅上涨,供应紧张的情况因此突然爆发。同时,我国天然气储备建设严重滞后,天然气调峰设施严重不足,仅占天然气全年消费量的2.3%。为保证北京的供应稳定,相应周边如河南、山东等地,也需要做出一些“牺牲”,进行限气,也推动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

  一位石油系统人士对记者坦言,11月中下旬就已接到相关通知,称因上游进气减少,国内资源开始出现短缺,为保证管网运行安全,维持平稳长久供气,各区域销售公司需要压减销售气量,日均在1000万立方米左右。他表示,为保证社会用气,公司也紧急增加了气田产量和储气库采气,甚至关闭了部分自营的用气企业。“但因需求量暴增,供应不足,‘限气’也是无法避免的。”该人士说。

  而另有石油行业人士表示,今年冬季天然气消费峰谷差大大超出外界和业内预期,目前看,今年供暖期天然气供应总缺口会突破100亿立方米。他认为,如果供需局面没有改观,天然气价格还有可能再创新高,“限气”问题,也将因此延续。

  重复式“气荒”如何解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1~10月份,全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186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8.7%,同期天然气产量达到121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2%,天然气进口量达到722亿立方米,增长27.5%。

  发改委要求,各液化天然气企业不得捏造散布涨价信息,不得恶意囤积哄抬价格,不得价格欺诈;不得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得达成垄断协议;不得实施其他任何形式的价格违法行为和价格垄断行为,否则价格主管部门将依据《价格法》《反垄断法》等相关规定严肃查处。

  “这一方面反映出市场当前对于高气价的苦恼,同时也说明天然气市场管控能力不足。”油气资源贸易商黄先生坦言,在2013年,国家发改委颁布天然气价格新政,放开液化天然气价格管制后,曾出现过类似情况。当年由于各地“煤改气”工程一哄而上,让天然气缺口问题全面暴露,天然气价格一路攀升,各地缺气现象严重。为此,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对“煤改气”及今后几年天然气供需情况进行摸底调查,并多次在会议上提出“煤改气”必须先签订供气合同落实气源,燃气发电要暂停上马,以避免进一步加剧供需矛盾。

  而今年的价格上涨,除了“煤改气”导致的供需紧张外,又多了一层价格抑制因素。目前的情况是,相比依赖管道气的国产LNG,中海油11月的LNG线下线上交易最高价在5000元/吨的水平。而河南用气的主要气源地陕西、内蒙古等地,液化石油气工厂成本也在4000元/吨的位置,只是因为缺乏气源,不少工厂处于半开工甚至停工状态。“现在一些地方的思路是用价格来抑制供需,从而减少LNG需求。”黄先生认为,这种方法属于脚疼医脚的老办法。因此即使管理层真进行价格管制,由于缺气情况现实存在,市场的刚性需求仍然会推动天然气价格上涨。“甚至会通过转手加价的方式来提价销售,这样做并不困难。”他表示。

  此外,也有人担忧,今年天然气价格暴涨,如农村地区的用气企业等能否承受“煤改气”带来的价格增长。“现在终端用户已有不小的意见,这种消极反应传导到上游,最终还是会对行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而要控制价格,现在又缺乏平衡供需的手段和储备,问题十分麻烦。”省内一家化工企业市场负责人表示。

  不过多数行业人士认为,随着通知的下达,各液厂主动降价会成为主要的动作。现在最为关键的问题是,价格降下来,也无气可买。此外就算今年平稳度过了,明年“煤改气”的推进又该如何进行?孙先生认为,这次气荒问题,让天然气上下游利益矛盾越发凸显,虽然天然气价格已经改革,但市场体制机制却远没有跟上。“既然价格放开,就应该鼓励更多的社会主体参与到天然气的开采、进口、管道、储气等设施的建设和运营中,通过竞争来降低成本,形成真正由市场决定的价格机制,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气荒’尴尬的手段。”他说。(记者 程昭华/文 白周峰/摄影)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07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