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盖头来,远离全能神
本文来源: 凯风网 2017-07-17 14:33:27 编辑: 王晓飞 作者:

掀起盖头来,远离全能神

2017-07-17 14:33:27 来源: 凯风网
摘要

  不经意间,时光从指缝中悄悄溜走,2014年“5•28”山东招远血案已三周年,血案中的受害者吴硕艳无故被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等6名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活活殴打致死,时间能带走很多,却带不走这惨痛的记忆,我们应该时刻警醒,高度戒备,充分认识全能神的邪教本质和社会危害,把反邪教工作进行到底。

  一、全能神之“邪”再认识

  1、思想邪:掩耳盗铃处处骗。全能神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打着基督教的旗号,盗用基督教的部分信仰术语,并效仿了基督教的一些活动模式,可全能神无视基督的“三位一体”,只讲“圣子”,只讲基督在人间的存在方式,甚至还改变了基督在人间存在的性别,居然冒出一个“女基督”,是赤裸裸的借基督之名招摇撞骗,很多善良的基督徒被他们蒙蔽。全能神曲解《圣经》,说喇合说谎却蒙了上帝的拯救,雅各欺骗父亲却蒙了上帝的祝福,因此认为说谎和诡诈都不是罪,只要是为了神,做什么都不为过。他们欺骗家人,时常背着家人到外面活动;欺骗身边的人,引诱他们参加全能神的活动。对全能神之外的人,他们从不暴露真实身份,倘若有人问起,他们总是用谎言搪塞。对基督教会中的信徒,一定要警惕他们的欺诈行为,他们有时会装作很谦卑的样子,向基督教会中的信徒“求教”,实际上则是有意提一些刁钻的问题为难人,当信徒回答不上来时,他们就开始卖弄自己的“智慧”,兜售他们的“教义”。

  2、道德邪:破坏家庭乱人伦。全能神却大肆鼓吹淫乱的合理性,将淫乱当作“正常的属灵生活”,称淫乱的行为为“过灵床”,认为是追求信仰长进的体现。全能神的书籍中宣称:“现在脱离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说到头就是在灵界的情形里众长子共聚一处,欢歌跳舞……”“你们在意念当中从此再没有婚姻,随之便没有女人最痛苦的生产之苦,以后你们也不再干活,也不再劳动,完全沉浸在我爱的怀抱之中……你们都会狂欢不止的……”(《审判从神家起首》)失去了婚姻道德的约束,那些追随者们便失去了对配偶的忠贞观念,任意放纵肉欲,无数个家庭因此而宣告破裂。对那些不能接受这些观念的人,他们又以曲解《圣经》的方式来欺骗,他们以《圣经》中他玛和犹大的行为举例,认为混乱的性行为其实还是为了完成上帝的计划,而并非罪恶。除了漠视信徒的生命以外,全能神邪教信徒对于亲人也很冷漠。全能神邪教信徒认为神就是生命中的一切,什么亲情、什么儿女、什么夫妻、什么亲戚啊,这一切都没有了。像山东“5•28”招远血案的主犯张立冬称,他殴打被害人竟是因为“她是恶魔,她是邪灵”,“目的就是打死她”。

  3、行为邪:残忍暴行违天理。“全能神”的暴力行为,早已引起人们的公愤。始作俑者“女基督”曾如此说:“背叛我的人我都不会忘记,我会一一记在心中等待时机报应其恶行,……行使我的权柄,该留下的就留下,该赏赐的就赏赐,该交与撒但的就交与撒但,该受重刑的就让其受重刑,该灭亡的就将其灭亡,这样我的日子就再不会有谁来打扰我了。”(《话在肉身显现》)“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即斩草除根,除去我的心头之恨。”(《神隐秘的作工》全能神的暴力行为主要是用以控制其追随者,对那些“不服权柄”的人,或者怀疑他们的人,抵制他们的人,背叛他们的人,都要施以暴力的报复。他们的手段非常残忍,令人感到恐怖,殴打、割耳朵、剜眼睛、断胳膊、砍脚趾等都被他们用过。为了掩人耳目,全能神还给自己的暴力行为用了一个很专业的名词,称之为“审判”,用以美化自己的罪恶行为。

  二、全能神之“面目”再揭露

  1、赵维山实为通缉犯。1993年,赵维山在其党羽的簇拥下,从众多的追随者中选出7名视为“神的化身”的人,与自己一同作为“实际神”的主要领袖及骨干分子,分别以“全备”、“全荣”、“全知”、“全能”、“全权”等名称之,他自己也就堂而皇之地得到了最高领导权。后认识陕西一高考落榜女子,并开始大力“包装”这名女子,鼓吹她就是替神说话的“全能神”,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是“东方发出的闪电”。在赵维山及其党羽的大力宣传下,“全能神”、“女基督”、“东方闪电”等称呼不胫而走,同时也迅速地吸引了许多追随者,一个新的邪教组织“实际神”就正式出笼了。2000年,赵维山在公安机关的追捕下化名徐维山,办理了出国护照。在一些别有用心的日本人的鼎力相助下去了东京,后又辗转到了美国。2001年在纽约以“逃避宗教迫害”为由,申请“政治避难”,并在纽约设立了总部,建立了网站。

  2、女基督实为精神病。赵维山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把七名“神化身”中的一人--即“全能”--奉为了现在东方闪电中的“全能神”,并被赵维山包装为“女基督”。其实这个所谓的“女基督”,原是陕西大同附近一位杨姓未婚女子,她在1990年前后高考落榜,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而患了精神病。后被人带进教会信奉耶稣,此后,她加入呼喊派的聚会。她常对信徒说自己被圣灵感动见到异梦异象,还终日讲解她的异梦、异象和启示。赵维山趁机吹捧,并声称自己是“全能神”的大祭司,工作是替“全能神”全权负责该组织的行政。赵维山就把自称为“女基督”的“全能神”变成了自己的傀儡,而他则成了该组织名副其实的幕后操纵者。

  3、敛钱财实为享私欲。不择手段地骗敛钱财是邪教组织的特性之一,那些被邪教蒙蔽的群众入教时要缴纳2000元,这笔钱要逐级上交,一部分作为日常的活动经费,一部分要奉养所谓的全能神及组织的核心成员。除了刚入教时要求交纳2000元会费以外,“全能神”邪教组织还要求成员要完全“奉献”来满足教主的旨意,宣扬“奉献”得越多,得到的“平安”、“恩典”越多,有时以欺骗、恐吓等方式,向成员销售分文不值的“圣水”、“圣物”,吹嘘能够“治百病、保平安、上层次”等,以此从中牟利。赵维山居住在美国纽约一个豪华别墅小区里,精心挑选香港、韩国作为“中转站”,遥控指挥中国大陆的全能神教活动。全能神教作为赵维山谋取经济利益的重要工具,有完整的敛财程序,以“为‘神’工作就要向‘神’奉献一切”的名义,向信徒收取“奉献款”。据介绍,2012年,仅山东交给他的“奉献金”就高达4400万元。(春常在)

  

标签: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28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