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官员“信邪”之怪现象的启示
本文来源: 凯风网 2017-07-17 14:31:01 编辑: 王晓飞 作者:

明代官员“信邪”之怪现象的启示

2017-07-17 14:31:01 来源: 凯风网
摘要

  明太祖朱元璋是以一介布衣,野夫山民身份参加白莲教反元大起义而登上皇帝宝座的,因此,他比任何人都深知白莲教等异端教派力量对社会秩序的危害,故其建立大明政权后,不遗余力对各种“左道乱正”的邪教势力进行残酷打压。但事与愿违,明代却是中国历史上邪教势力蜂起和大发展时期,教派林立,名目繁多。如果说在民间乡野之民中邪教盛行还算正常的话,那么作为国家统治机器最重要组成部分的官僚阶层大批被邪教势力所沦陷,则实在使人费解。毕竟,这是一批受过正统儒家思想教育的饱学之士、“子不语乱力怪神”是儒家弟子的基本要求,所以熟读四书五经的朝廷官员相信邪教邪说、参与邪教活动、加入邪教组织,实在是当时社会上一种奇怪的现象。

  一、官员仿照邪教自创神灵

  凭空“造神”是邪教组织的一大发明创造。明代就出现了官员亲自泡制、宣扬此类荒谬妖妄邪神蒙蔽欺骗百姓之事。据史书记载,明万历年间,江苏太仓礼部右侍郎王锡爵之女,终生未嫁,长期吃斋修道,称昙阳大师。她死后,王锡爵宣扬其女儿是尸解成仙(尸解成仙是道教神仙法术中一种飞升成仙之法,指的是得道之人遗弃尸体于世间而自己化仙而去。从表面上看来,人死了,留下了尸体。但是,这个尸体其实是他的某种信物,比如剑、杖、拂尘等所变化而成,真人并没有死,而是飞升成仙了),自称奉道弟子,他用木龛把其女儿的尸体装起来,安置在自己修建的昙阳恬澹观里的大殿中,广为宣传,让乡民礼拜祈祷。因为王锡爵的政府高官身份,其号召力远比普通人大得多,方圆几十里百姓都前来进香朝拜、求吉问凶日夜不绝,前后竟达十万人之多。

  王锡爵又亲自撰写了《昙阳大师传》,传播其女尸解成仙的事情,并请南京刑部尚书王世贞润色,出版发行。王锡爵身为受儒学浸润出来的礼部大臣,本应恪守儒家之礼,弘扬士大夫之风,履职尽责查禁邪说歪道,而他却反其道行之,亲自行荒诞之事,实数历代所罕见。

  二、官员被邪教组织收买,充当保护伞

  寻求保护伞是一切社会犯罪组织趋利避害,实现“损失最小化”的惯用手段。明代闻香教教主王森在传教初期触犯刑律,被抓入狱,出狱后,他吸取教训,认识到在官府中找到保护伞对邪教组织发展十分必要,因此在闻香教教义中增加了两条“教义”,一条是要想顺利传教,必须要有各级地方官做保护伞,用银子去俘虏他们;另一条是要寻找有权势的靠山,使人畏惧,才可高枕无忧。于是,王森就用从信徒身上搜刮聚敛来的钱财开路,结交权贵,交通王侯,攀龙附凤。于是乎,他“上穷碧落下黄泉”,穷尽一切手段,终于攀上了王皇后娘家侄子王皇亲,在“糖衣炮弹”的威力下,与王皇亲认了同宗。几年后,王森又因为传教被捕,于是乎,前期的投资在此开始发挥作用,就有“王皇亲发牌驰驿至府,为森讲说”的故事上演,事实证明,认宗归亲确实收到了预想的实效。假如王森没有皇亲这层保护伞,假如地方官惩治王森之罪,严查其党徒,或许就不会有后来的徐鸿儒反山东、裹挟群众十多万、历时190多天的事件了。

  闻香教是一宗家族宗教,王氏族人世代相传,历十代200余年。

  另外,王森还为他的三个儿子出资捐官,三子王好贤捐了个武职,跻身仕途后,因为其“富二代”的经济实力,就使其很容易结识了一大帮手握兵权的军官,以至于他后来案发潜逃时,一路上总有在不同地域为官的故交好友帮忙,有的人甚至虽明知其为朝廷通缉要犯,但是因为义气和情谊,还拼命死保他,由此可见,邪教组织在渗透到体制内并寻求到官方保护伞后,其政治上的运作能力和效果非同小可,当然其对统治者执政基础的破坏力也远远大于普通邪教组织。

  三、官员为邪教传播发展摇旗呐喊

  拉虎皮,做大旗,邀请社会上有名望的人为其站台,是邪教组织实现快速发展的捷径。而站台的载体就是邪教的“教义”。邪教教义是邪教组织在其自身创立、发展演变过程中阐释、宣扬的,有利于自身生存、发展的观点、主张和解说,是邪教组织的灵魂,是使其正统化、权威化、神圣化的工具,故所有的邪教教主都高度重视其“经卷”的编写、刊印和传播。为了提高“经卷”的知名度,扩大影响力,邀请权贵名人为“经卷”作序,并在刊印时行方便,是必然之举。如定国公徐府亲自为弘阳教刻印经卷;定西候蒋建元、永康侯徐文炜等显官贵胄,为西大乘教经卷写序,并出资重刊,至于这是不是佛经,刊刻邪教经卷是否触犯《大明律》,根本不予考虑。

  一犬吠形,百犬吠声,这些上流社会的显贵为邪教站台,出场捧邪教组织的臭脚,毫无疑问具有巨大宣传效应,很容易就会诱导普通民众深陷邪教的泥潭,深受其害而不知。

  四、官员被拉入邪教组织

  官员加入邪教组织,对于邪教组织来说,除了增加其正统性和权威性之外,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从事传教活动了,再也不用偷偷摸摸、担惊受怕受到打压了。如明朝鲁王府宗室、镇国将军就拜罗教教头侯表为师,学习修行罗教。更有甚者,某一邪教组织还准备度万历皇帝入教。浙江金华有个叫娄佛显的教徒,奉了师父之名,远走京师,要“度万岁爷吃斋”,声称如此天下众生便都能成佛。他报此宏愿入京,路上收徒弟两人,三人手持“普度乾坤四部洲”的旗帜,一直走到京城,一路上未遇到任何衙役盘问。三人打听到万历皇帝上朝的时间,摸黑跟在上朝的官员后面,要面见“万岁爷”亲自当面传道,即将进入大殿时才被发现。

  由于官员对于邪教的支持、庇护,放松了对邪教危害的警惕性,邪教的传教对象从底层百姓延伸到士绅阶层,一些教派还伸进皇宫内院,导致明代出现邪教组织蜂起,遍地开花。

  历史会有惊人的相似,邪教法轮功组织,基本上也沿袭了历代邪教组织拉拢腐蚀官员的伎俩,在法轮功兴盛时期,就有不少政府官员,企事业单位公职人员,甚至各个行业高级精英人才被法轮功组织拿下,或为其摇旗呐喊,或者直接加入法轮功组织成为邪教信徒,即使在法轮功邪教组织被取缔后多年,仍有个别人执迷不悟,前段网络报道说一名有43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因加入邪教法轮功并持续参与法轮功活动,可见邪教流毒害人之深。

  历史殷鉴不远,对邪教的无孔不入渗透问题必须要高度重视!(文润玉)

  

标签: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28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