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丽花的沉沦与重生发布
本文来源: 凯风网 2017-12-20 10:40:45 编辑: 王晓飞 作者:

冯丽花的沉沦与重生发布

2017-12-20 10:40:45 来源: 凯风网
摘要

  过去的十年,对冯丽花来说,犹如一场梦魇。

  冯丽花出生在武威市民勤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姊弟四人,她排行老二。幼时的冯丽花,时常见到父母用求神拜佛、请阴阳先生等方式给患有羊癫疯的弟弟治病,从那时起,冯丽花就坚信,世上是有鬼神的,人的命运是天定的。22岁的时候,冯丽花嫁给了现在酒泉钢铁公司工作的丈夫,有了一个幸福温暖的小家,随着女儿的出生,日子越来越和美。但是婚姻生活中,夫妻间常有的口角和小争执让冯丽花的心里慢慢的产生了不满,觉得自己命不好,事事不顺,加上工作上也不如意,顿时感觉自己命苦。

  2006年12月,冯丽花认识了一个自称为王姨的人,并将她请到自己家里。王姨一副热情的样子,说出的话让冯丽花感觉很贴心,很快便她走的很近,家长里短都乐意跟王姨掏心掏肺的念叨念叨。冯丽花诉说了自己家庭生活中的困扰,和对当下生活的不满。王姨安慰冯丽花说:“你现在这样的不顺都是小事儿,后面还有更大的灾难等着你们呢”!

  听了这些,冯丽花顿时感觉自己运气差极了,忙不迭的问如何才能化解,王姨神秘地说:“想要改变命运,让家庭和睦,最好的办法就是信仰‘全能神’,你相信了‘神’,‘神’就会眷顾你们,保佑你们全家平安幸福。在灾难降临之前,只有信仰‘全能神’才能‘得救’诚心祷告,‘神’就会显灵”。临走时,还送给了冯丽花一些宣传“全能神”教义的书籍和光盘。

  初次接触到自己不了解的“全能神”,冯丽花内心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渴望和期待,心想,如果自己的全家能得到神灵的庇佑和眷顾,夫妻间也不再有口角,不会有烦心的事,还能让家里所有人都平安幸福,为什么不去信仰“全能神”呢?想想小时候自己的父母给弟弟治病也都是求神拜佛的,那说明从古至今神灵一定是存在的,不然为什么自己的父母这么虔诚的膜拜呢?

  冯丽花确信自己选择了一条康庄大道,所以一遍遍的看着王姨留给自己的书和碟片,完全沉迷在虚幻的“全能神”里。在这期间,冯丽花同丈夫的争吵变的越来越少了,她认定这是“神”给自己的关照,感觉福报来的如此之快,是与她心诚有关,所以,在和谐夫妻关系假象背后,冯丽花感觉自己的内心与“全能神”越来越近了。

  没过多久,王姨对她说:“你不能白白享受‘神’的‘福气’,‘全能神’的教义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善行,也就没有‘美好归宿’,难道你不愿意帮助那些不信神,不信教,已经堕入黑暗的姐妹们于苦难之中吗”?

  于是在王姨的带领下,冯丽花开始广传“福音”、尽本分,预备“善行”。她与教会的“姊妹们”交流心里话时,感觉心情舒畅,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被重视、被需要。

  那一年,冯丽花夫妻和睦,家庭平安,相信自己得到了庇护的冯丽花因此在“神”前发了毒誓,写了保证书,承诺凡事都要以“神”的话为标准,为了表示对“神”的忠诚,冯丽花还自行组成福音小组,带着三五个人,挨家挨户的给人家讲全能教的好处,亲戚朋友处传过之后,每周还组织四到五次聚会,传授她内心中无所不能的全能神教义,让自己的熟人介绍陌生人进来扩大受教的范围。冯丽花向教友们宣传所谓的没有苦难和病痛世界、没有生老病死、没有忧伤和烦恼的极乐境界,向往那种“神”把什么都预备好,没有疲劳,不用工作,好处信手拈来的“美好归宿”的神仙生活。

  2010年,冯丽花因为工作能力不够被撤了福音”执事的职务,她及时的做了自我反省。为了能够让组织满意,她忽略了工作和家庭,一心为“神”尽本分,努力提高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为此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一个女儿,一个母亲,一个妻子,只是一门心思的奔向让她最终所期待的美好未来。她在邪教的道路上越陷越深,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离一个正常人的道路越来越远了。

  2012年11月,王姨授意冯丽花应该去敦煌“传福音”。深深沉迷于全能神的冯丽花顿时觉得自己肩负使命,有了带其他地区的姐妹脱离苦海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随之带着自己的“姐妹们”去敦煌传“福音”,在此期间参加了12月6日敦煌黄渠乡举行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他们打横幅,唱邪教歌曲,跳舞,给围观群众散发传单、书籍、宣扬邪教思想。随后围攻乡政府、卫生院,面对前来制止的公安民警,拳打脚踢、抱腿、撕扯,向民警脸上扔撒辣椒面、干水泥粉等方式暴力抗法,行为的疯狂令人发指,造成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导致交通堵塞,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和正常的公共秩序,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陷入疯狂的冯丽花完全丧失了理智,变得麻木不仁、六亲不认,她把宣扬全能神为己任,完全相信自己能够拯救全人类,为此,她常常和教友外出传教准备迎接王姨所说的“神国”的到来,因此家里完全扔给了上班的丈夫和体弱的婆婆。

  婆婆年事已高,身体虚弱,照顾孩子显得力不从心,没有得到很好照顾的女儿,很快就生病了,而冯丽花确认为这是神的安排,是在考验她对神的忠诚,就更加变本加厉的笃信“全能神”所谓的神灵,认为只要自己诚心敬拜“神”,按照神的旨意“传福音”,孩子的病自然会不治而愈。渐渐地女儿的病加重了,由最初的轻微咳嗽转为咳嗽不止、发烧,冯丽花的丈夫下夜班回到家,看到高烧不退的女儿还有旁边急的团团转的老母亲,气急了的丈夫第一次动手打了冯丽花,质问她:你眼里还有孩子么,还有这个家么!接诊的大夫看到送来的孩子,就埋怨道:怎么这么晚才送来,要是再晚一点孩子恐怕就没命了。最终孩子被诊断为肺炎,在医院里打了一个星期的点滴才慢慢痊愈。

  冯丽花的丈夫是一名酒泉钢铁公司的工人,经常倒班,忙工作的同时还要兼顾孩子,倍感疲惫。一次下夜班后因为要赶着接孩子,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轿车撞倒,造成小腿骨折,只能请假在家休养,本就飘摇的家庭更加困苦,孩子更加没人管了。沉迷于“全能神”的冯丽花却依然认为家里发生的这一切都是 “神”的安排和惩罚,只有全家信奉“全能神”,才能够被庇佑和被关照。看到沉迷于邪教而丝毫没有亲情与人情味的冯丽花,家人又气又恨,求助于社区的帮助。

  社区志愿者开始深入地对冯丽花做心理矫正,一遍一遍苦口婆心的劝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能够打动冯丽花,让她能够迷途知返。社区志愿者拿出很多事例来说明“全能神”是邪教,是一场罪恶的骗局。

  经过无数次的规劝,冯丽花终于有了动摇。回首这些年的经历,冯丽花的内心开始对那个王姨和那个号称可以让自己走入美好归宿的“神”有了怀疑:看着因为得不到照顾而衣服又旧又脏、头发蓬乱的年幼的女儿,年迈多病还要操持家务的婆婆、惨遭横祸卧病在床的丈夫,毫无生气到处破破烂烂的家……,她开始后悔了,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美好归宿”, 自己对神那么虔诚,不惜走上街头游行,甚至围攻政府,连自己的小孩生病、丈夫车祸都没时间去照顾,这难道是就是自己要追求的完美生活吗?从这一刻起,她终于幡然悔悟,这十年,是多么荒唐的十年,这些年来,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冯丽花醒悟到了,自己真的愧对所有爱自己的家人们。

  回归了家庭的冯丽花从过去的沉迷和梦幻中走了出来。她终于脚踏实地,开心的工作,幸福的生活。经过冯丽花细心照顾的丈夫终于可以下地走路了,两个人又恢复了以往的甜蜜,看着花朵般的女儿,听着婆婆开心的笑声,冯丽花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与幸福。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39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