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情感化基础上循循善诱
本文来源: 凯风网 2017-12-25 07:57:03 编辑: 王晓飞 作者:

在真情感化基础上循循善诱

2017-12-25 07:57:03 来源: 凯风网
摘要

  赵某,女,54岁,汉族,初中文化,籍贯辽宁营口,现住甘肃白银市冶金路,其丈夫顾某为法轮功顽固分子,因犯有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目前还在监狱服刑。赵某最初是为了强身健体、调节释放生活压力为目的,同时又受其丈夫带有胁迫性质的“感染”而误入歧途,走进法轮功。由于赵某是一个具有固执、偏执型人格的人,其人生观念和思维方式改写后,对李洪志和其所谓的“法”十分的崇拜。社区工作者和反邪教志愿者对赵某心理辅导过程中,其情绪消沉、心理麻木,思维偏执,思维矫正工作难度非常大。

  一、矫治策略

  法轮功家庭练功人员相比个体人员更痴迷、更顽固,更有隐蔽性和欺骗性,对这类“重症患者”,反邪教志愿者针采取如下矫治策略:

  (一)善待“病人”,缓解久病不治的心理疾患。在矫治过程中,做到:政治上不歧视;人格上讲平等;生活上多关心。像对待病人一样,耐心细致地矫正她的病态心理,促其从灵魂深处根除对法轮功的依赖。李洪志指令他们放弃亲情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反邪教志愿者则让她感受关怀和真情。在谈话进行的过程中,赵某吃不下、睡不着,还痛苦流涕。反邪教志愿者及时跟上安慰,陪着她一起吃饭,逐渐打消了赵某在之前通过其丈夫了解到所谓的矫正过程中会残酷打击和虐待法轮功人员的疑虑,能够逐渐开始和志愿者进行交流。

  (二)号脉诊病,用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在矫治之前,反邪教志愿者对其进行了充分的“号脉”,首先找准病根。赵某为了祛病健身,在丈夫的带领之下开始练功,结果却钻入李洪志“真善忍”的怪圈不能自拔。她认为,在自己的生活圈内,横向社会比,内向亲属比,她的家庭日子过的最不好,自己想着脱离这种被动;其丈夫又多次鼓吹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使其深信不疑。这些便是赵某对法轮功无法抛弃的“心结”。反邪教志愿者通过交心谈话使赵认识到,过好日子要靠政策支持和自己的勤奋努力,法轮功邪教不可能提高其生活质量和帮助祛病健身。多次交流后,赵某思想出现了松动。

  (三)对症下药,找准难点重点部位集中治疗。赵某和其他法轮功练习者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遇到现实中的矛盾,不敢面对解决,而是反复读经文来麻醉自己的意志。在多次的谈话中,赵向志愿者提出了涉及法轮功方面的各类问题几十个,志愿者提供了大量关于法轮功危害社会、残害生灵的事例资料,用事实揭露李洪志名为“真善忍”,实则真残忍的虚假嘴脸。并指出,我们现在国家正处在转型时期,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是前进和发展中的正常现象,一个人要学会历史的、客观的、全面的、发展的、联系的看问题,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志愿者用大量的事实案例和法律依据,清除赵某思想深处的法轮功思想流毒,解救她的思想灵魂

  (四)协同帮教,解决其生活中的实际困难。法轮功人员矫治过程是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需要社会各职能部门的共同参与、密切合作、共同努力。对赵某来说,丈夫在监狱服刑,儿子在外地打工,自己一人独立生活,家庭经济状况不佳。志愿者协调社区帮助解决其低保、医保等方面的具体困难。社区工作人员还与赵某结成对子,建立彼此的信任感情,真正解决其生活中的后顾之忧。

  (五)设立隔离,确保矫治成果的巩固。通过向赵某的姐姐了解情况发现,有法轮功人员多次到赵某的家中打听情况,这一信息对于赵某的矫治巩固工作十分重要。在赵某回归正常生活之后,志愿者和社区组织与其姐姐一起,为赵某设立与法轮功人员接触的隔离区,防止被法轮功人员再次拉下水。志愿者建议公安机关对专门找赵某接触的法轮功人员,进行训诫,对于反矫治的黑手进行严厉打击,确保成果的巩固。

  目前,赵某思想稳定,社区志愿者多次家访时,赵某每次谈到过去的经历都痛哭流涕,每次大哭都令人痛心疾首。

  二、经验体会

  法轮功家庭练功者长期受到邪教组织的精神控制和毒害,外加其家庭练功成员相互交叉感染,其成员不间断地研究和交流“反矫治”的经验和体会,他们对志愿者的矫治工作更具隐蔽性和欺骗性。总结赵某的矫治经验,我们有一定的启发:

  (一)对顽固、痴迷的法轮功练习者进行心理矫治是可为的。只有极少数法轮功人员是冥顽不化的,绝大多数都是正常的人,有一定的理智和分辨能力,只是受李洪志的蒙蔽,一时走错了路。志愿者要通过心理救治把他们被李洪志颠倒了的世界再颠倒过来,这一落脚点应放在瓦解法轮功人员坚持的所谓法轮功理念,清除其思想深处的法轮功思想流毒。要本着“治病救人”的宗旨,发自内心的把所有法轮功练习者当作朋友、骨肉同胞,而不是的对立面,真心实意的帮助他们。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法轮功练习者对法轮功的痴迷程度、个人的性格特点、文化程度等有多大的差距,都有矫治的可能。

  (二)科学的寻找痴迷者的突破口,是矫治工作取得成效的关键。首要问题是要找到法轮功痴迷人员,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坚信法轮功真正的原因所在,这个原因也就是促使他们坚持的心理情结。找到了这个原因,就找到了心理介入的突破口。赵某之所以坚持习练法轮功,一是因为她认为自己“不生病”是练功的作用;二是受封建传统观念的影响,女人要服从丈夫的意志。找到了赵某的心结后,有针对性的开展批判揭批,并适时强化亲情感化,打开了赵某心理防线,促使其内心自我反省。

  (三)社区矫治工作必须发挥整体的优势。法轮功的社会危害是深远的,其流毒的肃清也必然是一个长期、艰苦的过程。因此,针对顽固、痴迷法轮功人员的思想矫治工作,要发挥整体优势、动员社会各界的力量综合作战,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如对赵某的矫治中,有法律专家提供司法援助,有反邪教志愿者和她的姐姐真情感化,也有她所在社区的工作人员提供必须的生活救助,更有社区民警等人员的全力配合。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6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