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共情”方法,打开痴迷心锁
本文来源: 凯风网 2017-12-25 08:07:40 编辑: 王晓飞 作者:

应用“共情”方法,打开痴迷心锁

2017-12-25 08:07:40 来源: 凯风网
摘要

  “共情”(empathy),也称为神入、同理心,共情又译作同感、同理心、投情等。由人本主义创始人美国心理学家卡尔·兰塞姆·罗杰斯(CarlRansomRogers,1902-1987)提出的,是指设身处地地体验他人的处境,对他人情绪、情感具备敏锐的感受力和理解力,在与他人交流时,能进入到对方的精神境界,感受到对方的内心世界,能将心比心地理解对方过去及现在的情感、想法和体验,做出积极回馈,产生情感共鸣,促进沟通交流,同时,保持思维缜密,引导对方回归理性。作为一种积极有效的沟通方法在医疗卫生、教育教学、心理咨询等领域广泛应用。笔者作为一名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和反邪教志愿者,应用“共情”方法,打开了“法轮功”痴迷者甄某的心锁。

  尊重和接纳是“共情”的前提

  教育挽救人员对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态度决定“共情”是否产生或“共情”的程度。甄某,女,1940 年4月出生,今年75岁,家住大庆市萨尔图区。甄某早年和爱人两地分居,吃尽了苦头。为了和爱人团聚,她放弃了外地当教师的正式工作来到大庆,没过几年安稳日子,爱人就早早病逝了。这对她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她认为自己心强命不强,都是命运的安排。她是一个性格孤僻、心理偏执、迷信思想严重、信仰扭曲及情感空虚等多种情况集于一身,于1996年开始习练法轮功,把全部心思都在法轮功上,不顾体弱多病,风里来雨里去,经常外出散发宣传品。因大女儿反对她练法轮功,她竟然和大女儿断绝来往。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在思想上把法轮功痴迷者当做邪教的“受害人”来对待,真诚地付出爱心和耐心。在做甄某的教育挽救工作时,我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她丧偶二十多年,一个弱女子将四个女儿拉扯成人,个性一定是非常要强的。她初来心理矫治中心时候,情绪不稳,戒备心理特别强,哭喊着:“师父,救我!我要杀了你们这些魔。”我和其他志愿者坐在她身边,耐心地陪伴她,轻声细语逐渐安抚她的情绪,不急不躁,细心地为她端来温开水。见她眼神疑虑,我们从杯里倒出一半,自己先喝一口,再让她慢慢喝,入情入理地对她讲:“如果你说的法轮功对国家好、对百姓好,为什么国家会取缔?法轮功媒体宣传的所谓‘真相’到底是不是真的?既然来到这里,你就安下心来兼听则明,难道你修了这十几年的时间,心里就没有一丝疑虑吗?”我们帮教人员在眼神、语言、动作、行为上都发自内心地对她尊重、接纳,让她感受我们的爱心和感情。“共情”消除了对方戒备心理和对立情绪,拉近彼此情感距离,产生信任感,愿意更多倾诉内心的想法,从而改善、融洽、密切双方关系,为继续沟通打好基础。

  善于倾听和积极反馈是“共情”的基础

  法轮功人员的痴迷原因千差万别,教育挽救人员要全身心地聆听对方的语言表达,观察对方的肢体动作、眼神、语调等非语言表情。在与法轮功痴迷者交流中,挽救人员应以倾听为主,在适当时机以言简意赅的语言进行反馈,或在动作、神情上有适当的反应,举手投足间要有礼有节,奉献出全部的爱心和耐心,表示自己在投入地听,并且听懂了。“共情”,可以让对方感受到自己被接纳、被理解和被尊重,乐于倾诉自己的经历和观点,打开自己的内心世界,从而在教育挽救过程中达到“共情”。教育挽救人员可以通过对方的语言、肢体动作等传递的信息,分析了解法轮功痴迷人员的痴迷症结,把握其思想变化,有利于教育挽救人员有针对性的开展挽救。甄某认为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修炼法轮功不仅能“祛病健身”,还能“修心性”、“开天目”,将来可以“圆满”,能够“白日飞升”,修成“佛”、“道”、“神”。甄某认为自己命运多舛都是因为前世造孽太多,痴迷李洪志的“消业论”,对李洪志顶礼膜拜,在家中供奉李洪志画像,设置佛龛香炉,每天三拜九叩,一心修“佛”,企盼“白日飞升”,对国家取缔法轮功组织非常不满。在与其谈话中,感受到她内心对法轮功也有疑虑,但是担心质疑师父会遭到报应,会被师父的“法身”惩罚。她的矛盾心理加剧了自己内心的恐惧,陷入了想“上层次“—加紧修炼—怕掉下来—再”精进“—再上不去的怪圈,修炼18年,没见到谁白日飞升,练死练残的反而比比皆是,她的内心无比苦闷。通过倾听分析,找到了其痴迷的症结所在,甄某受李洪志的“消业说”、“祛病健身”说毒害比较深。

  促进心灵复苏和引导回归理性是“共情”的目的

  产生“共情”后,痴迷人员对教育挽救人员产生信任和依赖,对教育挽救人员提出的看法、意见、建议容易接受和采纳。通过“共情”,双方就心中的疑虑、迷惑进行比较理性的探讨。教育挽救人员借助于知识和经验,把握痴迷对象的体验与他的经历和人格之间的联系,更好地理解问题的实质。此时,挽救人员加以正确引导,促进教育对象自我表达、自我探索,最终实现心灵复苏,回归理性。

  找到甄某的痴迷症结后,我们通过《转法轮》及李洪志各个时期的经文前后矛盾的观点进行剖析,逐一破解甄某的思想疑惑,用大量科学理论和现实例证,借助生动形象的影视资料,引导其认清李洪志歪理邪说的骗人实质,一步一步转换为理性思考,逐渐摆脱邪教对其的精神控制。同时通过她的女儿进行亲情感化,又不失时机的其进行了心理疏导,帮助她重树生活信念和信心。她拉着志愿者的手,流下激动的泪水,给帮教老师深深地鞠躬行礼。她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土埋到脖颈的人了,国家还花这么多精力来挽救我,是我的福气啊。其实,过去自己对法轮功的欺骗性不是没有感觉,只是自己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没有你们我早晚都得在法轮功里憋屈死,这些年我过得苦啊!现在是苦海无涯幡然醒悟获新生!”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6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