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条件反射式思维的矫治探讨
本文来源: 凯风网 2017-12-25 08:07:40 编辑: 王晓飞 作者:

邪教受害者条件反射式思维的矫治探讨

2017-12-25 08:07:40 来源: 凯风网
摘要

  苏联生物学家巴甫洛夫发现了条件反射论:每次喂狗之前先摇铃,一段时间之后,只要一摇铃,不管有没有食物,那狗也会流口水,是为条件反射。因长期习惯而形成,不能自主控制。

  条件反射式思维在社会历史中也有体现,明朝皇帝朱元璋建立大明朝以后,下令编了一套教民《大诰》作为最高指示,指示的内容以法令和训诫为主。朱元璋下令,全国人民对此《大诰》必须深入学习,除了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之外,每家每户还必须要备一本。凡犯罪者,除死刑外,如果家里有《大诰》,则罪减一等;家里没有《大诰》的,罪加一等。全国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学“大诰”热潮,各地均指派专人讲读,并且每村每寨都要选出德高望重的老者,摇着铃在街上巡游朗诵。天天往人耳朵里灌,让人本能的形成条件反射,一听到铃声就会想起《大诰》中的内容,甚至让这些内容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

  邪教对信徒的精神控制就是通过不断地灌输歪理邪说,让信徒形成条件反射式的思维模式。以法轮功人员为例,由于长期受李洪志经文的洗脑与法轮功网站的蛊惑,法轮功人员只要一听到法轮功的负面新闻,他们就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那都是某某党的喉舌在造谣。”一旦因违法犯罪被拘留判刑,马上就说是对他们的“迫害”;一听说哪个练习者因拒医拒药而失去生命,马上就说这是死亡者“业力大”或者“不是真修”而导致的,抑或认为用这个人的死考验别人是否还坚持炼下去……这些想法几乎是不假思索,表现出一种明显的条件反射式思维。长期受这种条件反射式思维的支配,慢慢就形成和加重了偏执的心理和性格。

  精神控制是形成条件反射式思维的前提条件,要将僵化的条件反射式思维转变为富有弹性和活力的开放性思维,需要抓住以下几个要点:

  其一,用大量的正面信息对其狭隘的思维模式进行丰富拓展。法轮功人员晓丽(化名),因很早就开始习练法轮功,长期接受法轮功的信息控制,条件反射式思维极其顽固。一次,我让她看一篇谈及国际反华势力对法轮功资金支持的文章,因这篇文章引用的是香港《镜报》中的内容,她就理所当然地认为《镜报》是共产党的喉舌,上面的信息都是抹黑法轮功,不足为信。针对她这种思维模式,我说道:世界上的很多媒体都在报道法轮功的负面消息,世界上的很多国家也都有反对法轮功的举动,难道这背后都有共产党的影子吗?不是的。有些国家本质上带有反华倾向,但他们也反对法轮功,对在其国家违法犯罪的法轮功人员进行法律制裁,是因为法轮功人员对他们的国家和社会造成了动乱与威胁,而与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如哈萨克斯坦政府把法轮功定为邪教并取缔法轮功,是因为2008年哈萨克斯坦发生了一起因痴迷法轮功而自焚的事件,导致了哈政府的这个举动;《华侨时报》社长周锦兴反对法轮功,完全是因为法轮功的无理取闹。据周锦兴先生讲,以前,他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也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而2001年,一位前法轮功练习者在《华侨时报》上刊登了一则声明脱离法轮功的广告,按照新闻自由的原则,《华侨时报》就刊了出来,之后遭到了法轮功的强烈攻击,还被法轮功告上了法庭,周先生这才惊讶地认识到,法轮功原来是一个如此霸道与强权的组织!便开展了与法轮功长达十几年的斗争。这完全是他个人的行为,而明慧网上却诬蔑周先生是被共产党所利用,完全是无中生有……通过诸多例子和道理,晓丽头脑中这种条件反射式思维得到了明显的扭转。她说,这些年她已被法轮功克隆成了这种思维定势,因而一听到这方面的信息,犹如电脑程序似的,李洪志和明慧网上灌输的信息很自然地就从脑海弹了出来。这种思维矫治起来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因为练习者的潜意识中几乎都浸染了这种毒素,时间越长,矫治难度越大。

  其二,用丰富的知识与见解来拓展邪教受害者的单向思维。和法轮功人员王某交谈时,她总是强调自己和那些功友们都没有参与政治的动机,认为他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没有什么政治图谋,而且主观地认为李洪志也没有参与政治的动机,给她举了大量的例子,她仍然坚持原来的观点,认为“三退”是救人,而不是参与政治,这个问题一直僵持不下。后来我们的话题转到了佛教上,提到了“佛教七宝”中的红珊瑚。王某认为,珊瑚都是白色的,因为她们家所在的村庄远古时期曾是一片大海,因而村民在挖地时,经常挖出埋在地下的珊瑚,都是白色的。我说,是有白色的珊瑚,那是在浅海中生长的,但还有红色的、桔红色的,是在深海中生长千年以上才形成的,不能因你没有见到过红色珊瑚,就以为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品种,那就未免太片面了。就像你认为李洪志和法轮功人员没有参与政治的动机一样,李洪志的动机是很隐蔽的,他不会直接告诉你他的野心,他总是用冠冕堂皇的借口来掩盖他的真正企图,你看不到这些背后的动机,不等于不存在;你只看到你身边的这几个炼功者没有政治诉求,不等于其他法轮功人员没有政治诉求,如果李洪志没有政治图谋,弟子们没有政治诉求,那他们为什么要成立《中国过渡政府》呢?为什么要抛出《九评》呢?王某还认为,参与政治的表现就是拿起枪来推翻共产党的政权,由法轮功来执政,这才是参与政治。我跟她讲,有的人不一定有从政能力,但却有政治野心,在这种野心的支配下,会做出各种各样干扰政治生活和社会稳定的事情来,1999年的“4·25”事件中,法轮功代表提出让李洪志“当全国政协副主席”,后来觉得不妥,又改为“进全国政协”,难道这不是政治野心的暴露吗?

  再者,参与政治的体现不一定都是你认为的那种方式,李洪志和法轮功也没有那个能力,李洪志和法轮功受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和利用,因为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反华势力,他们知道以武力对抗中国,只能以失败告终,因而想从政治、文化、信仰、宗教等方面的渗透,企图使中国走和平演变的道路,从而达到他们颠覆中国的目的,而法轮功就充当了他们的马前卒;他们怂恿法轮功通过散发“九评”,讲“三退”、编造“活摘器官”谣言等手段给中国政府抹黑,妄图为发展中的中国设置障碍,制造麻烦;就像近代英国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一样,想通过使中国人吸食鸦片,从而丧失体力和脑力来摧毁中华民族一样,他们今天也是妄想通过这些手段使中国内讧,从而破坏中国的经济发展,这是一种更加阴险的政治手段,暴露了其险恶的政治野心。通过多角度、多层面地谈及这个问题,促使其条件反射式思维向着灵活性、开阔性和充满弹性的方面不断转变。

  其三,掐住李洪志歪理邪说的“七寸”,不失时机地激活其反射式思维。随着时机的推移,法轮功练习者有病不治而亡者越来越多,因为面对此种情况的出现,李洪志一向就用“业力大”、“不是真修”等来推脱、搪塞自己的责任,长此以往,法轮功人员也形成了这样的思维方式,当你讲到某某练习者有病拒绝治疗而失去生命时,他们总是说:“谁让他们不真修呢?不真修就是常人,那他们不看病能怨师父吗?”我就反驳他们说:“如果李洪志不说修炼法轮大法能‘消业’、‘净化身体’,这些人能不看病吗?如果他们不修炼法轮功,他们会知道‘消业’这个名词吗?不是李洪志的责任是谁呢?如果说他们不是真修的,谁又是真修的呢?如果将来你有一天出了事,李洪志同样说你不是真修弟子。

  还有的法轮功人员,一提到法轮功出现的自焚、自杀、杀人等现象,他们就说是这些人悟偏了,我问他们:如果李洪志不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不说“放下对人体的执著”、“如果你能圆满,被你伤害的生命都会度到你世界里当众生”等等这些话,又说“怎么悟怎么做”、“怎么悟都没有错”、不说“圆满”、“度人”、“除魔”等等之类的话,他们会去自杀杀人吗?这样的反问,会对他们的条件反射思维产生强大的冲击力,迫使他们去质疑李洪志的邪说,从而激活他们的反思功能。

  总之,矫治邪教成员的条件反射式思维,需要我们从多个角度,掌握海量的信息和广博的知识,需要敏捷的思维和灵活多样的方法。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6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