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市孟楼镇以“三权分置”推进农村发展见闻
本文来源: 河南日报 2017-09-27 07:42:16 编辑: 李志红 作者:

邓州市孟楼镇以“三权分置”推进农村发展见闻

2017-09-27 07:42:16 来源: 河南日报
摘要

  刮目相看新孟楼

  ——邓州市孟楼镇以“三权分置”推进农村发展见闻

  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怎么推进?如何才能确保农民利益?未来农业农村该如何发展?

  邓州市孟楼镇的改革从“三权分置”入手,谋划的却是如何一揽子解决农村改革发展的重要课题。97%的农户同意流转、98%的土地流转率,这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数字背后,是创新性的制度设计、人性化的制度安排。

  农业的现代化,是生产工具的现代化,更是生产方式的现代化。只有顺应群众的意愿和生产力发展的时代要求,把一家一户从“绺绺田”中解放出来,才能发展社会化、专业化的现代农业。唯其如此,我省方能实现从农业大省到农业强省的跨越。

  孟楼的改革刚刚破题,他们的做法,相信会给我们带来启迪。

  25年前,经济日报社记者写下了《从孟楼到孟楼》,让豫鄂两省交界处两个孟楼镇声名大噪,之后,分属河南邓州市和湖北老河口市的两个孟楼镇,成为两省的形象窗口,有竞争,有合作。

  去年8月起,河南的孟楼镇开始探索农村土地“三权分置”工作,如今成效初显,前来走访调研者络绎不绝。今年以来,湖北的襄阳市、老河口市和孟楼镇接连组团来河南的孟楼镇调研。

  “湖北方面这么多团队密集来咱们这儿考察调研,多年来难得一见。”邓州市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说。

  到底是哪些探索让大家刮目相看?7月到9月间,记者先后三次赴邓州市孟楼镇采访,以探究竟。

  土地流转率达98%

  孟楼镇位于邓州市西南方向,比邓州市区平均海拔高了50米,被当地人称为邓州的西南岗,孟楼镇西边的四个村,地形更是以丘陵为主。孟楼镇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陶岔渠首不到十公里,为了保护水源地,镇上有污染的工业项目全被关停了。

  “孟楼要发展,只有在农业领域做文章。”李爽说,去年9月8日,南阳市委常委、邓州市委书记吴刚到孟楼镇召开现场会,动员镇里把农民的土地流转起来。

  孟楼镇连续召开干部会议、党员会议、村民代表会议,把为什么要流转土地讲明白、土地流转给谁说透彻、价格多少算清楚,让每一户村民都心中有数。对于不愿流转土地的村民,村里集中划出一块好地,让他们耕种。

  “开始想着能流转七八成耕地就算不错了,没有想到,只用了三个星期时间,全镇97%的农户都同意流转,流转耕地5.7万多亩,占已确权耕地的98%。”李爽说,每亩耕地年租金600元的标准,是根据前三年孟楼镇农业收入水平来确定的。

  “一亩地一年600块钱,绝对划得着。”孟楼社区党支部书记赵金有说,镇政府就在孟楼社区内,社区有本地村民1997人,耕地1842亩,只有30多亩地没有流转。

  孟楼地势高,缺乏灌溉设施,有的地方机井打100多米深都没水,种地全靠望天收;土块硬、坷垃大,锄地易伤苗,当地有句俗语,“犁地苦、耙地笑,锄地急得直想跳。”好年景一亩小麦能收七八百斤,一般年景也就是四五百斤。邻里之间流转土地,一般是一年一亩二三百块钱。

  “现在自己种地也不划算啊,孩子们在外边打工,家里都是老人和小孩儿,土地流转出去最好,流转给政府更放心。”孟楼镇张义岗社区76岁的万志成说,他的儿子和儿媳都在浙江义乌打工,如果请假回来收秋,两口子得损失好几千元。

    万志成说的流转给“政府”,其实是流转给政府出资成立的公司。去年9月28日,邓州市财政出资6500万元成立了邓州市农村土地开发有限公司,邓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赵航任公司总经理。

  制度设计确保土地增值各方受益

  “盘活农村土地资源的设想,我原来在别的地方任职的时候就有了,没来得及实施就调到了邓州。”吴刚说。

  邓州市由政府出资成立土地开发公司,把农民的土地通过流转集中起来,整治提升地力之后再引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让科技、资本、人才进入农业领域,助推农业现代化,进一步提高农业经营效益,为农民持续增加收入提供保障。

  经营农村土地的问题,受到省国土资源厅的高度关注。土地整治,提升耕地质量,也是国土资源部门的重点工作。

  “省国土资源开发投资管理中心斥资3500万元,注入邓州市农村土地开发有限公司。去年12月10日,我们公司完成了股权变更。”该公司副总经理魏汉文介绍。

  有了雄厚资本,孟楼镇5.7万多亩耕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照”:引丹工程每年6亿立方米的水来了,将彻底改写孟楼镇紧挨丹江口水库却缺水的历史。新建田间道路宽5米硬化厚度18厘米,总长70多千米,

  能让大型机械轻松下地作业。11座提灌站让清凌凌的丹江水通过4.8千米干渠、12千米支渠、170千米地埋管道灌溉每块耕地。

  “耕地地力从8等、7等全部提升至6等水浇地,耕地质量明显改善。”赵航说,截至今年8月底,公司的土地整治项目已经完成98%的工程量,限于农时,深耕深松、田间绿化、坡改梯等任务需要等待秋收后实施。

  土地整治不仅让耕地地力提升,耕地面积也有明显增加。“沟沟坎坎、荒地、边坡整治后,全镇增加耕地1600亩;通过确权和实际调查,‘找出’耕地5900亩。”李爽说,原来村集体分配土地给村民时,可能劣地面积1.3亩只按1亩计算,如今,土地整治后劣地变好地,统一按照实有面积计算,“找出”的耕地收益权归村集体。

  土地整治初见成效,就吸引来了20多家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来自四川泸州市的合江县富益粮贸公司表现抢眼,在孟楼镇流转2.8万多亩土地,全部种上了红高粱。

  专业化生产的场景,让种了大半辈子地的老农看直了眼。“人家打药用的是无人机,还有一种机器,‘腿’很长,在地里‘走’也不会踩着高粱,以前俺见都没见过。”赵金有说。

  “我们的改革坚守‘三条底线’:土地公有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李爽说,邓州市农村土地开发有限公司再次对外发包的土地收益,按公司、村集体、农民4∶4∶2比例分成。

  据测算,邓州市农村土地开发有限公司8年左右可以收回投资,收回的投资将开展新的土地整治项目,这就解决了盘活农村土地资源投入不足的难题。

  以“三权分置”入手下一盘“大棋”

  “通过‘三权分置’,让集体所有权得到强化,农民的承包权得以确认,经营权流转更加灵活流畅。”吴刚说,这仅仅是破解三农领域诸多难题的第一步。

  事实上,以孟楼“三权分置”落子,邓州市谋划的是农村改革发展的一盘“大棋”。

  吴刚从农民收入构成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说,目前农民工资性收入持续增长缺乏保障,财产性收入基本没有,只有不断提高农业经营性收入,才能支撑农民收入的持续增长。当下一家一户的生产方式已经严重制约了生产力发展,亟待通过改革释放农业生产活力。

  邓州和其他广大农村一样,农民的土地大都被划分成碎条状,孟楼镇群众形象地称之为“绺绺田”。在狭窄细长的地块,大型农机连转弯掉头都很困难。农户分散经营,让农业科技推广成本很高,比较收益偏低,无法吸引人才到农业领域里来。

  “只有流转土地,集中连片开发,引进新型经营主体,吸引资本进入农业领域,有了科技、资本、人才的汇聚,才能有力地推动农业现代化,进而推进集镇的城镇化和县域城镇化。”吴刚说。

  土地的经营权流转后,能否让农民收入持续增长?这是“三权分置”改革的关键问题。

  “如何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服务,我们正在研究、探索,要确保土地再流转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康运转,为农民持续增收提供支撑。”李爽说。

  三下孟楼,记者眼见高粱由绿转红,9月24日收获也近尾声。采访时曾巧遇中原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在孟楼镇调研,该公司准备有针对性地推出“收益险”等产品,承包土地的企业和经营主体凭着保单可以到金融机构融资。

  在孟楼镇,沉睡多年的资产已被唤醒,“三权分置”效应正在放大:全镇平均每个村“找”出耕地近500亩,收益达30万元,再加上土地再流转的溢价收益分成,村集体经济正迅速壮大。集体经济壮大后,基层组织建设、脱贫攻坚、环境保护、公益事业等一系列长期制约农村发展的难题,就有望得到有效解决。

  孟楼镇农业产业总体规划已经由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编制完成,镇区规划正在编制,三个村被确定为“美丽乡村”建设试点;乡村社会治理改革稳步推进,辖区内600多项事务通过网络就可办理。

  “改革让孟楼的发展驶上了‘高速公路’,再经过几年的发展,这里一定会变成一块宝地。”刚刚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有27年乡镇工作经历的李爽,对孟楼发展充满信心。(记者方化祎高长岭孟向东)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29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