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专家”的30年治土路
本文来源: 工人日报 2017-03-04 11:33:16 编辑: 李志红 作者: 余嘉熙 徐超超
全文朗读
3个多月前的2016年10月底,西华县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在一位老农的引导下走进田间地头,在西华县逍遥镇过程农场公证了1000多亩小麦拌种、播种的全过程。这是为了印证他的一项最新研究成果——中草药拌种技术。该技术可替代化学农药防治病虫害。

“土专家”的30年治土路

图为党永富在田间地头查看农作物的生长情况。 受访者供图

农历二月的河南西华县,广袤的大地正在沉寂中孕育着新生,绿油油的麦苗随风起伏。

3个多月前的2016年10月底,西华县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在一位老农的引导下走进田间地头,在西华县逍遥镇过程农场公证了1000多亩小麦拌种、播种的全过程。这是为了印证他的一项最新研究成果——中草药拌种技术。该技术可替代化学农药防治病虫害。

此前,这位老农的多项改善土质的新技术和新产品,已经为解决我国土地污染问题和农民提质增收问题做出了重大贡献。仅肥料减量技术与除草剂副作用防控技术,每年就可使我国在肥料减量1950万吨的同时,新增粮食500亿公斤。

这位老农的名字叫党永富,被称为“中国治土第一人”。2014年7月,党永富应邀参加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问题高级别政治论坛作专题发言,成为第一个走上国际讲坛的中国农民。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盛赞他:“有了党先生的加入,世界生态污染治理将向前迈进一大步。”

从1987年发现农资次生灾害至今,这位“土专家”的“治土之路”已走到第30个年头。

“炖了肉汤,都想洒到地里看效果”

1966年,党永富出生在河南商水县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过早离世,党永富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回家。十几岁的他开始像大人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整日在田间劳作。但短时间的求学经历让他明白了知识的重要,坚定了对科学的信仰。

1988年,在西安工作的哥哥为了让弟弟种地更省劲儿,给他寄了一包除草剂,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除草剂。当时,除草剂在国内还未大范围推广使用,河南农村很少有人知道除草剂的存在。当党永富拿到除草剂时,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这包东西真的管用吗?真的能杀死杂草吗?会不会对作物产生副作用?

为此,他做了一个对比实验。他把自家的一亩多地等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使用除草剂除草,一部分继续人工除草。

几个月后,结果出来了。除草剂确实能杀死杂草,但也产生了很大的副作用:对比人工除草的地,使用除草剂的作物会停止生长7~15天,明显减产30多公斤小麦。

党永富陷入了沉思:“如果有一天全国的农民都用除草剂,岂不是产量要减少很多?”

如何让除草剂既能很好地发挥作用,又能避免作物减产?他开始模仿科学家做实验那样,尝试采用土法子,把想到能解毒的东西都倒在地里:氨水、绿豆水、大蒜水、中药水……

“那时他跟着了魔一样,家里炖了肉汤,都想洒到地里看效果。”妻子邱银芝回忆。

尝试均以失败告终。直到1997年,一直“闭门造车”的党永富得知沈阳化工研究院有一位叫陈昌的工程师,是医药化工方面的资深专家,对研究治理除草剂危害有较深研究。他当即决定前往沈阳拜访。

在党永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软磨硬泡”下,一开始拒绝的陈昌决定到党永富的厂子里,一起研究除草剂治理技术。但好景不过一年,75岁的陈昌突发脑溢血去世后,研究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为保密考虑,陈昌生前没能留下任何数据,唯有几张随手标注数字的烟盒纸。

料理完陈昌的后事,党永富与技术员一起开始破解烟盒纸上的“密码”。历经100多个日日夜夜,他终于把生产技术成功复原,并生产出第一个高纯度的产品。

就在这时,他的资金链彻底断裂。因债权人起诉,法院把刚建起来的生产线查封了。2000年,他的公司不得不宣布破产。

“死地”里重新长出了玉米

在事业跌入谷底后,2001年春天,党永富用节衣缩食积攒的钱租借了一个小型反应罐,继续自己的梦想征程。在一次实验中,党永富发现,只要配比得当,他所生产的高纯度医药中间体,在解决除草剂副作用方面有奇效。

经过进一步调试,党永富配比出一种除草安全添加剂。经专家鉴定,这种添加剂中含有的奈离子催化酶,在催化降解除草剂残留方面非常高效,可以有效防控除草剂副的作用。

确定新产品有效后,党永富随即决定带着产品到青海的高原做实验。党永富觉得,如果在青藏高原上能够成功,就意味着产品功效基本上不受地理位置和气候的限制。

又是3年,党永富终于完成了主要降解剂的精准定量。带着16年研究出来的新产品,党永富来到黑龙江,帮助当地农民在寸谷不生的“死地”里重新种出了玉米、土豆、甜菜……

经业界120多位专家的多次论证,党永富的除草添加剂既无污染、也不影响除草效果,还有明显提高作物产量和品质的多重功效,投入产出比在1∶10以上。

党永富为产品取名“奈安”,取“奈得粮食,安心天下”之意。“奈安”能将缓苗期缩短至2~3天,提高农作物产量10%以上。按全国15亿亩次使用除草剂计算,每亩增产100公斤便可增加近4亿人的口粮。

这项发明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先后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证书,国际专利发明金奖。2010年,被科技部、环保部、商务部等部委认证为国家重点新产品,开始承担国家发改委高技术示范工程;2012年承担工信部高新技术成果转化工程项目。

他的产品和技术也开始漂洋过海,在新西兰、印度、朝鲜、乌克兰和尼日利亚等国试用。

让土地爷健康长寿

在抑制除草剂副作用方面卓有成绩后,党永富的“治土梦”没有就此止步。他的目光又转移到了另一个造成土壤污染、耕地质量下降的重要方面——化肥。

“土地长期用化肥,就像人天天吃大鱼大肉,久了自然血脂稠血压高,并发症全来了。”党永富解释,化肥再多,土地还是饥饿,所以有机质、矿物质不可或缺。

面对当时过量施肥导致的土地板结酸化难题,党永富决心让土壤恢复健康。于是,党永富开始对症下药,着手破解化肥减量技术,并在2016年发明了被广大农民称之为“微蜜”的炭吸附聚谷氨酸有机水溶肥。

“微蜜”能阻隔肥料固化,激活残留在土壤内的肥料,同时还能有效平衡土壤酸碱值,有效改善土壤板结酸化问题。

家住西华来洼村的曹自堂家的土地通过使用“微蜜”持续修复5年,作物经济效益显著提升,他站在自家的玉米地里笑得合不拢嘴。

曹自堂使用“奈安”和“微蜜”配合密植、良种等方法,别人每亩打200公斤大豆,他打350公斤,别人每亩打350公斤玉米,他打700公斤。玉米的施肥由原来的每亩50多公斤降到今年的30公斤。山西、湖北的种植大户都来取经。

“今年传粉期遭热害,天气极端,土地修复后的产量对比更强烈。正常年份,我的田收成比板结土地超出30%,多打100多公斤是有把握的,品质也更好。”曹自堂高兴地说。

30年前,求索,不曾止步;30年后,治土,普惠万家。如今,党永富的绿色技术在农村不断推广,遍地开花。

不断前行的党永富说,他想让脚下的“土地爷”健康长寿,远离疾病。


《工人日报》(2017年03月04日 07版)本报记者 余嘉熙 本报实习生 徐超超

欢迎下载新华炫闻手机客户端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