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作家病重来郑卖书筹款 郑州好人书摊前献爱
本文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2017-07-04 08:43:45 编辑: 游黎 作者:

网红作家病重来郑卖书筹款 郑州好人书摊前献爱

2017-07-04 08:43:45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摘要

在河南卖书的这段日子,有人帮忙卖书,有人送水,还有人给钱不买书… …大家的热心行动,让老两口十分感动。一家由河南省民政厅主管的省级公益性基金会相关人员看到本报报道后,想资助夏海波到郑州一家医院治疗腿病。经与夏海波联系,他表示愿意来郑州接受治疗。儿子起初患病时,因为家里穷,没钱去大医院看病,耽误了病情,这是作为父母的他们对孩子一生的歉疚。当年,儿子是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结果在老家当地一家医院诊断为风湿热,经治疗后不见效反而病情加重。

在河南卖书的这段日子,有人帮忙卖书,有人送水,还有人给钱不买书… …大家的热心行动,让老两口十分感动。一家由河南省民政厅主管的省级公益性基金会相关人员看到本报报道后,想资助夏海波到郑州一家医院治疗腿病。经与夏海波联系,他表示愿意来郑州接受治疗。儿子起初患病时,因为家里穷,没钱去大医院看病,耽误了病情,这是作为父母的他们对孩子一生的歉疚。当年,儿子是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结果在老家当地一家医院诊断为风湿热,经治疗后不见效反而病情加重。

    核心提示丨80后湖北网红作家夏海波病情加重,其河南妻子不离不弃悉心照料,父母也从湖北老家辗转到郑州,街头卖书,攒钱为儿治病。

    6月30日,这件事情经《大河报》报道后,很多热心市民顶着高温专程前往,买书献爱心。

    在河南卖书的这段日子,有人帮忙卖书,有人送水,还有人给钱不买书……大家的热心行动,让老两口十分感动。

    感动 大热天,市民专程前往买书

    6月30日上午11时许,郑州市二七路和西太康路交叉口北10米路西的人行道上,贺腊英和老伴仍在卖书。

    这是他们来郑州的第六天。每天,他们都早出晚归,背着几十斤重的书,来来回回。

    这天,老两口格外开心,书好像比平时卖得快一些。书摊上,摆着当日的《大河报》。

    说话间,一个扎丸子头的女孩来到书摊,翻阅之后,立即买了一本《行走的母亲》,女孩没带现金,老两口也不会用支付宝。这时,身边经八路巡防队的一名队员帮助将钱周转给贺腊英。

    女孩刚转身离开,又有一个戴眼镜的女孩走来,直接买了两本《乞讨日记》,说看完回去转给朋友看,目的是传递下这个故事,让更多的人帮助他们。

    很快,又一男孩前来,两本书各买一本,共55元。男孩羞涩地说,他在附近居住。6月29日晚,他和爸爸就看到了相关报道,老爸当晚就想让他买书,但担心太晚人走了买不到,所以30日专程过来找了一圈才找到。男孩叫刘瑀同,今年16岁,高一学生,妈妈是郑州出租车雷锋车队的一员,父母平时都喜欢帮助别人。临走时,男孩还专程在其QQ的说说上发了一下这事,“想在朋友圈扩散一下帮帮他们”。

    紧接着,在附近上班的宋先生、路过的学生袁亚梅等等,都纷纷前来买书。见有人来询问,老两口便上前介绍。

    因其家乡口音大家听不太懂,旁边环卫工、巡防员也帮着给市民介绍情况。

    一会儿的工夫,书就卖出去了十多本,老两口很是开心。

    贺腊英说,在洛阳时,有好心人帮着卖书。在郑州这几天,更是有人送水喝,还有人直接给钱不买书,有的直接买书献爱心。还有的是冲着河南好儿媳买书。

    这些好心人,都让他们很感动。近两天,郑州天气更加火辣酷热。但一些市民看了本报报道后,顶着高温专程前来买书献爱心。

    很多网友也经本报官方新浪微博、客户端等渠道留言。

    也有一些安徽等外地的读者打来电话,表示想多买些书支援一下这个苦难的家庭。

    一家由河南省民政厅主管的省级公益性基金会相关人员看到本报报道后,想资助夏海波到郑州一家医院治疗腿病。经与夏海波联系,他表示愿意来郑州接受治疗。

    心酸 为省钱,租住在狭小的地下室

    只顾着卖书,当日中午近1点了,老两口还没吃饭。

    看那会儿书卖得快,贺腊英招呼老伴看好书摊,便和记者一起前往租屋,再拿些书过来。

    从二七路和西太康路交叉口一直往西,到铭功路左拐直走,到西陈庄中街路口再右拐,便进到一个小胡同。再走上一段距离,拐几下,便到了他们租房的地方。

    这是一个老旧小区,老两口在这里租了一间地下室。在这间不足20平方米的屋内,他们还只是租了其中一小间,只够放下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小柜子。

    地上、桌子上、柜子里,全是书。

    屋内的小电扇、凉席、被褥、洗脸盆等,都是从老家背来的。地上的小推车,就是他们四处奔波卖书的载物工具。

    书本来就重,当日从出租屋出来,她又拿了20多本,肩上背一袋,手里提一袋。身材瘦小的她,压得腰是弯的。她说,原来她体重100多斤,现在不足80斤。

    该吃午饭了,她径直走向胡同里一家小吃店。要了两份饭,打包。每份7元,是这里大米套餐里最便宜的,青菜、豆干、卤蛋、一份米饭,还送一份免费的清汤。

    这已经是他们一天中最奢侈的一顿了。早上只喝碗稀饭。

    她刚来时,几乎将胡同的小饭店打探完了,就这家实惠便宜。

    从租屋到书摊,约一公里。老两口每天背着重重的书,至少往返两次。

    大热天,贺腊英走起来却不觉累不觉热。“习惯了。”贺腊英说,早在10多年前,她就曾用一周的时间,徒步几百里,从老家湖北天门走到武汉,为儿子求援。

    决心 一定要治好儿子的腿

    “哪个当父母的,不想孩子好。”贺腊英说,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能凑够30多万元的治疗费,送儿子去大医院做手术,换好一点的股骨头,起码能让他走路,生活能自理。

    儿子起初患病时,因为家里穷,没钱去大医院看病,耽误了病情,这是作为父母的他们对孩子一生的歉疚。

    当年,儿子是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结果在老家当地一家医院诊断为风湿热,经治疗后不见效反而病情加重。当时家里无钱送孩子去大医院,只能四处乱投医,导致后来股骨头坏死。

    “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没本事,对不起儿子。”贺腊英说,看儿子这样受苦,她之前只知道哭,每天哭,现在左眼已看不清东西。后来觉得哭没用,便四处奔走卖书,帮儿子筹钱。儿子嘴上说不让再为他筹钱,“那是因为他太孝顺,不想看我们受苦”。

    截至昨天,老两口的租屋内还有500多本书没卖完。而武汉那边的出版社,还有7000多本待卖。

    对此,贺腊英说,无论多苦多难,他们都会坚持将书卖完。这批书卖完,还会继续卖另外一本还未出版的《梁二玲》,直到给儿子凑够手术费。

    贺腊英说,离乡背井艰辛攒钱,但她一定要治好儿子的腿。(记者 宁田甜)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58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