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地铁五号线:3位医生参与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自救
本文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2021-07-26 11:27:22 责任编辑: 谷婷婷 王晓飞 作者: 翟濯、任卓如

郑州地铁五号线:3位医生参与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自救

2021-07-26 11:27:2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摘要

  记者:新华每日电讯翟濯、任卓如

  李英豪、秦杰林、于逸飞,三个彼此陌生的名字,因一场暴雨被联系起来。

  7月20日,郑州遭遇历史极值暴雨。晚6时左右,郑州地铁5号线0501号列车由于积水,在沙口路站至海滩寺站区间内迫停。雨水逐渐漫入车厢,列车乘客被困。

  从18时到次日0时,作为列车上的三名医务人员,他们在本能安全撤离的情况下选择留守,和地铁工作人员、被困乘客一道,在专业救援力量到来之前,组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自救。

  五号线上,“天使”正在行动。

  7月25日,郑州地铁沙口路地铁站。记者任卓如摄

18:20

  郑州地铁5号线被称为郑州市的“生命线”,途经河南省人民医院、郑州人民医院、河南省骨科医院等多家医院。

  18点,河南省人民医院ICU护士李英豪和同事完成了换班,准备下班回家。自19日起,郑州的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李英豪和其他人一样,只是觉得“这雨下得很大,但地铁还在运行,应该没什么危险”。

  列车到站。像往常一样,李英豪习惯性地走到了1号车厢,“因为乘客较少”。此时的他绝对没有想到,他的选择不仅救了他,还让他救活了更多人。

  18点20分,0501号列车突然停了下来。李英豪的视线刚从手机屏幕前移开,就看到驾驶室的大门被打开,两名工作人员一边喊着“让一让”,一边匆忙向车尾跑去。

  “他们要把列车往回开。”李英豪透过驾驶室的玻璃,看到隧道里不知何时有了积水,而且已经漫过铁轨。列车很快动了起来,“可只倒退了5米就停了下来,因为后面的水势更大”。

  18点25分,工作人员又匆匆返回。“快,走安全通道!”列车长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大喊。

  李英豪很快跟随人群跑了出去。“列车迫停的位置距离沙口路站只有300米左右,但是通道与站台间有一处两三米的空隙,需要先下去再爬上来。那里的水很深,导致整个队伍的撤离速度非常缓慢。”李英豪回忆说。

  三名地铁工作人员没有犹豫便跳入了水中,其中还有一位女性。李英豪把手机递给了身前一位女生,“帮我给家人报声平安”,说罢也跳了进去。

  李英豪在水里泡了40分钟,遇到地面不实的地方,他就让乘客踩着自己的手通过。“后来我的体力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就趴在站台上拉人。”

  当身边最后一名乘客被拉上站台,李英豪觉得这一切应该结束了。

  “地铁里还有人没有出来!”有乘客在这时候呼喊。

  李英豪曾是武汉抗疫河南援鄂医疗队成员。来源:受访者供图

19:30

  19点30分,原本明亮的车厢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此时,郑大一附院女医生秦杰林还在车上。正在有序外出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前面水太大,过不去了!”有人喊道。

  全体人员开始折返。“车窗外的水不停上涨,水不断漫入车厢,最高的时候基本是一个成年男性的高度。”秦杰林说,自己和身旁的一位孕妇不得不站在座椅上,双手紧握着扶手。

  更可怕的是缺氧。由于断电,列车换气系统已经停止运转,车厢里氧气含量越来越少。秦杰林和周围乘客不断鼓励着彼此:“要保持安静,保存体力,救援力量很快就会到达。”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汗水不断从秦杰林脸上流下。秦杰林身旁的孕妇开始摇摇欲坠,握着栏杆的手也逐渐松动。

  “你一定要坚持住,为了宝宝,我们一定要坚持再坚持!”秦杰林和周围人大声安慰着身旁的孕妇,“就怕她晕过去”。

  但很快,秦杰林自己也开始感到意识开始模糊。水已经到了秦杰林腰部,她拿出手机和朋友打了个电话,说了一段“后来自己和朋友都听不明白”的“遗言”。恍惚中,秦杰林感到有人不知何时喂了她一些食物,“如果没有吃些东西,可能当时我就死了”。

  20点45分,一声巨响让秦杰林回过神来,她感觉到有玻璃砸在自己身上,外面的空气也在不断涌入。“先让老人、孩子、孕妇先走,然后是女士,最后是男士!”一位拿着消防水带的地铁工作人员突然出现在车厢里,大喊着。

  黑暗的车厢里,一场人肉接力紧张有序地进行着。一个男孩被秦杰林身后的人群用双手托举着传递过来,紧接着她身旁的孕妇也在周围人的帮助下被送了出去。“还有没有老人、孩子和孕妇?”没有人再回应。随后,秦杰林也在周围人的帮助下逃出了列车。

  “车外,消防救援人员、民警、地铁工作人员陆续来了。那一刻,我知道我得救了。”秦杰林说。

  秦杰林被救出后,立马投入到了抢救工作中。来源:网络

21:00

  郑州市人民医院见习医生于逸飞是幸运的,0501号列车上被困人员中,他是第一批获救的,但他没有离开,因为他听到有人在大喊:“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生?”

  “我是医生!”

  “跟我走!”

  于逸飞跟随地铁工作人员,又从安置获救乘客的区域回到了列车站台。他和周围几个获救乘客一道,先帮忙拉了十几个人,突然想起书包里还放着今天第一次穿的白大褂。“我飞快地披上白大褂,身边乘客立刻喊道‘有医生在!’”

  于逸飞身上的白大褂瞬间成了一座充满希望的地标,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送到他面前。地铁工作人员看到于逸飞是医生,赶忙为他送来了血氧检测仪、心肺复苏仪等仪器。

  此时,沙口路站负二层站台上的水已经退到了隧道里,留出了大片相对干燥的地面。施救地点安全,医疗救助终于可以进行了。

  但困难,却刚刚开始。溺水,是整个救援过程中最难救治的一类症状。于逸飞先判断被救出的人是否有生命危险,大多数人只是受到了惊吓,但一些人已经出现了低温性休克,而且这样的乘客越来越多。

  21点。“快,这里有人呼吸心跳骤停,快救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响彻站台。

  在站台上休息的秦杰林此时刚刚缓过神来,她立马跑了过去。和她一道的,还有刚把一个受困乘客背上站台的李英豪。

  “还有没有医护人员?这里有人需要做心肺复苏!”于逸飞大喊。

  “我是!”“我也是!”

  “人手不够,需要更多人来帮忙!”几个身体无碍的乘客也围了上来。李英豪、秦杰林、于逸飞一边操作一边讲解,用最简洁形象的语言指导这些普通人,应该用怎样的力道和频率按压抢救。

  站台上,施救者们不曾互通姓名,却自发组成了一个团队,接力救人。

  于逸飞向记者展示当时穿的白大褂。记者任卓如摄

0:00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不断有人被背上站台。越来越多的救援力量出现,一些体力较好的被困乘客,又重新折返回车厢,主动加入运送伤员的队伍里。

  大部分身体没有大碍的乘客自行走到了站台负一层休息,那里有外界带来的棉被和热水。一些人则在被背上负二层后就无法行走,甚至失去了意识。李英豪、秦杰林、于逸飞不断在地铁沙口路站负一、负二层之间穿梭,他们也记不清自己救了多少人。

  由于腰部受伤,李英豪被送往医院治疗。长时间跪地,李英豪膝盖出现大面积红肿。来源:受访者供图

  21日凌晨0点,沙口路地铁站内已集聚了大批消防、武警、医疗等救援力量,救援工作有条不紊。“那个时候我们觉得我们在那已经提供不了太大帮助,也没有必要占用有限的救援资源,就悄悄离开了。”沙口路地铁站外,秦杰林的表哥已经等了她近5个小时。“哥,我还活着。”秦杰林情不自禁抱了抱表哥,突然大哭起来。

  李英豪被送上了救护车,营救时,他的腰不慎扭到,膝盖也由于长时间跪地出现了大面积红肿。

  于逸飞的家离地铁站还有10多公里,父亲工作的医院相对距离较近,他决定“游”去父亲那里。他的父亲早就在新闻上得知于逸飞还在地铁站里救人,一直在雨水中拿着应急灯等他。于逸飞听到了父亲呼喊他的名字,他一边朝着灯光游去,一边说:“我活下来了。”

标签:
相关新闻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95568